@常行cxow的小号
没什么,就一臭写文的,同人圈最底层牛马
偶尔会练练我那没救了的手绘

backrooms28

...

充斥着呲呲声响的混乱狭小走廊之中,黑暗处藏匿着不少未知的危险。

在人声交互,电光照来的地方,一行人正探索在这似乎无穷无尽的管道走廊之中。行走间,总会隐隐地在这三人旁边显现出一抹环绕着的虹色光芒。看走在最后的那位正饮着杏仁水的银发女人手臂之上所泛起的虹色奇异图腾来看,似乎她便是这虹芒的召唤者,如一个严密的移动盾牌,护着不断前行着的三人。

领先走在最前头的青年再次仰头饮了一口手中的杏仁水,随即蹲下身,顺手拿过墙边被管道遮掩住的另一瓶杏仁水。起身叹道:

“...看起来这地方,杏仁水还真的是个极其普遍的资源...”

此话着实是他的心里话——也是过去两个小时收集到了十几瓶杏仁水的感想。

“这算什么啊,没准你若是能撬开这里的一些算是凉一些的管道,还能发现那里面流淌的全是杏仁水呢。后室里,杏仁水可是无处不在的啊。”

跟在两人身后的虹女听见前者的喃喃,仍以她那熟悉的不以为然声线回敬了XGE。其中多少有着几分对后室新人所感到的好笑。

“....话说,这地方的管道也确实冷很多啊。看起来,似乎实体也很怕高温呢...”

XGE被虹女这番话提醒,伸手摸上了一旁管道那粗糙的金属表面,通过手掌所传来的温度却已经能够被人所接受。比先前他们经过的地域的管道群来,要降温不少,也因此他们现在不再感到多么闷热了。

而在他们刚刚走入这管道降温区时,四周所隐匿的实体也是明显随之越来越多了。不过幸好在虹姐手中那虹光手电筒的威力下,实体们还未能接近他们便已是全都尽数而退。这样看来,似乎大部分实体惧怕于高温的弱点就清晰地暴露而出了。

“吼...”

一声低吼从前方那不远处的黑暗中传来。虹女听见,只是随意一晃手电,黑暗中,那实体便是极为自觉地远离了他们三人。

“....咳...真是麻烦。这手电筒若没电了,我还得上手才能让那些东西们老实一点...”

虹女关上了手电筒,抱怨般地说道。同时又饮下了一大口杏仁水,以使自己那种对于实体的天生震慑继续被压抑着,这样才能不至于和惜羽待在一块时,导致后者承受不住自己的气场。

“...”

走在前面的惜羽听见后面人的抱怨,嘴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却是又有一种愧疚感涌了上来。如果没有自己这个实体在队伍中,那虹女也不用这么费劲地要隔一会一口杏仁水,想驱逐那些危险实体也就完全不用做什么了。看见墙边管道上那逃窜实体所留下来的骇人凹痕,这愧疚却是越发变强了。

毕竟,退回开始,这都是为了自己能够回到level11,他们才会决定来这地方的。

“....唉...”

蹙眉凝神了许久,却又只能毅然叹息。既然两人都为自己作出了努力,那么他便是坚决不能让这些努力付之一炬。

“-小心你们面前哦。”

正在他这样想的当儿,虹姐的声音却是突然传来。他与一旁正弯腰拾杏仁水的XGE抬头一看,只见前方走廊被虹光一闪,两个头发几乎掩盖面部的人形生物便被从这暗处暴露了身形。

“两个无面灵,一个成年一个幼年,真配啊”

在两人身后虹女用那手电光驱逐着实体们的虹女,像是不以为然般地,甚至还有闲心说笑一番。与前面两者心境上实在是有着很大差距。

“-咊咊...”

黑暗中一阵诡异笑声传出,随即几个发着光的骇人笑脸浮现在黑暗之中。不过它们很显然也有几分惧那虹女手中的虹芒,于是仅是出现一刻便自己隐在了黑暗之中。即便这样,三人还是隐隐约约感受到了来自那诡谲笑脸的不适感。

“...‘笑魇’...这些家伙简直可以说是后室里面最烦人的实体之一了。”

看见和听见那种熟悉的笑脸和笑声,曾在level1主区域漂泊了一段时间的惜羽有些厌恶;又或者是后怕地道。他可不会忘记第一次在宜居区碰见笑魇的惊心动魄——虽然这些家伙其实只能算是实体中的杂碎而已。

“...幸好有虹姐在...”

低声轻轻地补了一句,惜羽在这种时候便切实地感到了这个看上去好像有点邋遢随意的女人的可靠了。要知道,像level2这种地方,一般MEG的小队进入了,那也是要有着许多损失才能走出来。说什么伤亡之类,那可能都是最幸运的了。毕竟,这地方实体聚集区的可怕,他们也已有了大概的体会。如果没有虹女的这种几乎没给实体机会碰到他们的庇护,凭他们两人,就算是有再厉害的热兵器,那大概率也是闯不过去的。

再次由虹女之手驱逐了几只肢团和一些笑魇,他们逐渐地又感到周围的环境温度变高了,蒸汽又开始缭绕在管道周边;前方也是开始出现一些像是什么活塞推动的机械运作声,这种声音逐渐变大,并隐隐地盖过了周边的滴水声。

“...额,我们...来到了新的地方?还是只是又遇到了另一个高温区罢了?”

发现这种变化,XGE当下也是有点疑惑,旋即向惜羽问道。这个地方似乎没有什么WiFi,所以他也并不能再查询有关level2的其他内容。

“呃...好像不是吧,我们还是又进入了高温区而已...”

惜羽略回忆了一番,随即无奈地回道。虽然心有防备,但XGE的脸色还是变得有些难看。

“......淦。”

“噢,得了吧,你就真以为这level2有这么好出去?要是有这么好出去那为什么还是很多人在这地方挂掉了?这后室里的地方...可是远比你想象中的要大许多呢。”

见这家伙这么容易就显出一副这种垂头丧气的样子,虹女灌了一口杏仁水,狠拍了对方的后脑勺一下,把他拍得甚至有点眼冒金星。

“-别忘了,既然是你说的要把人家送回去,那么请你就做到底吧。我可只是个助手,顺手帮你们解决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罢了。”

闻言,惜羽顿时是有些感动。那俏脸之上,令人难以察觉的一丝雾气在眸子里回转,不过被其主很快地收敛回去了。

“...嘛,我也只是有点没想到而已,没说想要毁约啊,不然我这男人当得算什么?”

挠了挠头,XGE有些愤愤地还嘴道。

“...而且,我在那文档上所见。这里有一个生还者的基地,我发现周遭的环境变了,说不定基地就在这附近呢?”

“嘁,你可真会想...”

虹女无奈又好笑地摇了摇头。但凡想想也能知道,这种岔路一堆,极容易迷路的大地方,那个只有二十几人的小基地哪有那么好找?

“得了吧,趁早收起你那一套,还得继续向前呢,我们又不是没有物资了。”

摆了摆手,他们刚欲继续向前。但是从刚刚开始便注意到一处管道避开的墙面的惜羽,却是出声使其他两人停下了脚步。

“等等...这好像是...一扇门。”

...

【未完待续】

 @梦魇之鸟 

评论
热度(9)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常行阿0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