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行cxow的小号
没什么,就一臭写文的,同人圈最底层牛马
偶尔会练练我那没救了的手绘

backrooms40

...

在那之后的每一天夜晚,睡着的她总能梦见一道与自己想象之中相差无几的炫丽虹影。并且这似乎随着时间而越变越清晰了。

于此处,虹女只是感到放松——这种突然出现的、关于彩虹的梦似乎总是能够让她维持着自己最为阳光的一面——而事实上,这副最为阳光的样子,在那之前的十几年里,她甚至都没向自己展示过。

沐浴在那虹光下,虹女感觉到阳光照耀着的温暖、浪漫,还有被自己忽视了许久的:那种微笑对待一切的从容坦然。

不知怎的,她开始尝试与身边的人多加交流。平时根本不会理睬笑话、性子冷淡的她,之后竟也是学会时不时和别人打趣了。她让身边的人有些刮目相看。后来了解了虹女过去的大家都在私下讨论她究竟是怎样,才能在几周内作出这样巨大的改变。

如此这般与那般的窃窃私语声自然也是传入了虹女本人的耳朵。但她对此似乎并不太过在意——关于自己为什么突然便下定决心改变自我的缘由。每当那道梦中的虹影于心中闪过之时,本来还存在着的那一缕疑虑便是悄然被排解而空。似乎是什么东西固然不想让她发现背后之事一般。但她对此也实在不想多纠结什么,认为这时候的自己已然结交了一些可靠的朋友们,做了一些自己以往想也不敢想的事情——在一个普通的社区里,并来自一个普通的家庭。这一时觉得生活天翻地覆,已经足够令她新奇与快乐了。当然,在这些朋友里,于虹女心中占比最大的,还是那个会陪自己谈天说地的,自称为‘奇宇’的绿色小蝎子。毕竟,若是没有它这样长时间的陪伴,自己也许早就离开了...

时间转瞬即逝。

在那之后的某一天,虹女清晨行至浴室,小打了个哈欠,轻舒纤腰,并正准备以一系列简单洗漱来开始又一天之时,其望向镜子的眼瞳却是突然间骤然而缩!

只见那光滑镜面上所映出的,那立在浴室之中目瞪口呆的少女模样:其原本漆黑柔顺的长发,却是不知何时变得白泽如雪。迎见阳光时,竟会隐隐地映出一丝彩虹之色来;那双瞪大的美瞳,也是不知不觉被转化为了淡灰之色。于眼眸转动间,也是会若隐若现地透出一抹神秘的虹色毫光。

怎么...回事?

她有些手足无措地在心中喃喃道。

这副一夜之间被转化的模样,本身似乎并不至于使虹女感到惊愕——但就如前文所提到的那种梦中虹光一般,这幅模样好像也在不知不觉间改变着虹女的情绪和看法:当她看见自己的异样之时,除了普通的惊异之外,还有更多的便是来自这外貌本身的某种压抑。与前者相同,这让得虹女毋庸置疑地感到莫名恐慌——这点也是与前者一致地,令人产生莫名其妙的,无法循其根本的恐慌情绪,哪怕她根本不知道这种情况的原因,也没觉得哪里不舒服,但她就是觉得这样子不对劲,超出一般范围的不对劲。并且定然是与那虹光有关联的不对劲。

她这时候被这变故惊动,略回想了一番有关这虹光的所有事情,才开始觉得那总是莫名出现在自己梦中的虹光有点奇怪了。看来,这副外貌,似乎也是什么人用的某种手段,使得她终于从虹光的精神控制中清醒了过来。

这般想来,虹女只是觉得越来越迷糊了。光是这个突然出现的虹光可就足以令得她头疼脑晕了——虽说这东西确实是让得她吃了不少好处,但这种近乎是控制其‘宿主’的方法实在是让得虹女不敢恭维。比起被人控制着过美好的生活,她也许还是更喜欢清醒地过自己的平淡日子吧...她想。

然而一大清早就站在浴室里,还这般地深思熟虑一个很可能无解的问题大概实在不能算是个上策,虹女当下是只好蹙了蹙纤眉,苦恼地摇摇头,继续自己的洗漱。

回到卧室时,虹女习惯性地往一边的床上一撇:一般来说,这个时候,将一块干净手帕当作被子的小毒蝎该还在熟睡着(可别问我为什么这只蝎子有着人的睡眠习性),虹女的睡相一般来说还好,所以并不担心会压到同床的它。

然而,这一次,当她再次撇过床榻时,本就有些没缓过神的脸庞上,却是显现地愈加惊愕...

那床上还四仰八叉地睡着的,哪是个小蝎子?这分明...是个小女孩啊?!

心底似乎被狠狠撞击了一下,虹女艰难地咽了口口水。盯着那仍然呼呼大睡,好像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体变化的小毒蝎...这时候,虹女觉得还是叫个像人类的名字更贴合它的形象了...她似乎是死死看着奇宇,这么一动不动地看了许久,直到后者终于揉着小眼睛爬起身来,并且意识到前者一直以来的举动时,才终于反应过来。

...

“你有什么头绪吗...?”

她们当时好像是一块向对方这么问的。当一并看见了对方脸上那和自己一样的滑稽表情时,却是忍不住地被她们自己逗笑。这清晨本来还有些沉寂的气氛就这么突然间直升而上,卧室里的每一处都被两人的嬉笑声所掩盖着。虽然是有些突然,但这种状态方才是这个地方最平和又自然的。

...毕竟想这奇宇,她身为蝎子时都能口吐人言。现在突然变为人形,也是无法让虹女再感到多么不可思议了——她先前只是因自己的模样变化而暂时有些缓不过来神,又突然看见了这只变成萝莉的蝎子,才会有些恍然而已。

待笑得够了,虹女抹了把眼泪,再看向奇宇时,却是有点奇怪地发现对方也注视着自己,并且,那娇小的脸庞之上,却是显露出了一种不属于这个体型的神情——奇宇那时的神情,就如...前文所提到过的,虹姐在XGE讲述惜羽的事时,所显露出来过的那种...有些自相矛盾的复杂之情。虽然这仅是持续了一瞬便被掩盖而去,但还是让得虹女又有点心里被敲击的感觉了。

“不说笑了...你应该很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种样子,是吗?”

收起自己的矛盾,那奇宇急忙反问道。

虹女表示肯定。这种想法可用不着藏。

“呃...好吧,我本来想自己告诉你的,可现在看来...”

奇宇迟疑地说道,一边还有意地盯着虹女的眸子,以及她那头白雪般的柔发看。后者甚至有些错觉般地觉得,在某瞬间,这种盯着自己的眼神好像并不那么友好...

“...今天晚上就会有人来告诉你了...”

她说着,忍住了再说更多的冲动。径直起身走出了卧室。留下虹女一个人坐在床边,在问号的海洋之中呆呆地不断回味着。

...

在虹女家门之外的某一处角落,一个绿发的小女孩正倚在墙角边,默默于此。任那泪珠从眼中不断撒落...

她这般状态保持了许久,某一刻,她终于抹了一把泪水,微抬起头,向着虹女房屋处偏过头去。那双被泪水与不甘充盈着绿眸望着那个方向,像是在自言自语地哽咽道:

“...对不起,我并不想这么对你的...可是,我不是天生能够选择自己人生的那类人...”

“我也是被逼的...我也真的很喜欢和你在一起,哪怕只是聊一聊天...可如今,既然那个本来用来控制你的东西醒了,我也不能再在你的身边待下去了...”

“我...我...我不是故意这样做的...我真的...真的好想真的当你的朋友...可我不能...”

“...虹...我知道一旦你发现了一切,你永远也不会原谅我...我本来以为...这份友情是很轻易就能被放下的,可...”

“...我....对不起......”

阴暗的街巷角落,一道绿色娇小的身影颤颤巍巍地走向不远处的一片灯光昏暗的黑暗,可却是几乎每走两步就忍不住回头向着原先的那个方向一望,嘴中还不断小声地念着那些也许永远也无法向正确的人说出的话语,脸庞上还挂着些许闪亮的泪珠。

她站在阴影与阳光的交界处,最后一次深深地望向虹女的方向。轻吸了口气,嘴边多了抹无法言说的苦涩。她站在原地,内心中矛盾了足足有几分钟...但最终,她似乎还是败在了现实面前。

一想到这一眼完后,也许以后就再也无法看见虹女了,奇宇嘴角处的苦涩便更盛...但她还是强压下自己的情感,转身,完全走入了阴影之中。

她再没有回过头。

...

【未完待续】

 @瑞文紫·马特斯  @梦魇之鸟 

这应该是个延时刀,后面马上就补坑

话说也已经40章了,试试看50章能不能上十万字

*版本修改提醒:常行昨天晚上发得太急了,没加引用就发上来了,这样看来有点影响观感。我的错我的错,以后不会再犯了

评论(2)
热度(7)

© 常行阿0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