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行cxow的小号
没什么,就一臭写文的,同人圈最底层牛马
偶尔会练练我那没救了的手绘

backrooms41

...


...若让她平心而论,虹女自认是从未真正了解过一个人的——或者说,只是她自以为了解了什么人罢了,在遇见奇宇之前。


很难说,当她突然察觉到对方的离去后,对这位自己唯一真诚相待过的朋友,会是怎样的感受。虹女甚至还未明白,自己的第一次得到,第一次失去,第一次领悟......似乎,都是凝聚在了那小小的一只蝎子身上...


但无论题外话怎样,这回忆终归还是要回到正题上来的。


当时的事实,虹女记得最为清楚:


在奇宇走后,她却是仍然如做梦一般沉浸在对方临走前那句话所带来的含义之中。直到,来自脑海深处的那种曾不断控制过她的声音再次出现,以那种像是在感叹什么一般地语气轻轻唤醒了虹女。


“...真是不坦诚啊...”


“-啊......什么?”


从那些如云似雾的思绪中被突然拉出,虹女的精神也是有着一时的恍惚,就如突然从黑暗中来到阳光之下的人一般睁不开双眼。


那声音似是知道她的这种状态,于是只是轻笑了一下,便静待那虹女完全清醒过来。


几分钟后,其人尽自己的全力甩了甩头,这才从那迷茫中适应过来。


“这声音...你...是谁?”


毫无疑问地,作为一个对处境毫无了解的中间人,清醒后第一句脱口而出的疑问。


那声音明显也早料到了她这种反应,便又用那种同样的声线答道:


“...我吗?我早忘了啊...我只记得,我叫做‘虹’...对了,虹,你就这么称呼我吧。”


“-这声音...?你...你为什么有着和我一样的声音?!”


清醒的虹女,这时才从那脑内自称为‘虹’的神秘声线中听出了些异样。因为这‘虹’的那种声音,竟然是与她自己的声线,简直一模一样!


但是,只不过,这种声音之中,似乎还隐隐得夹杂着些别的什么东西,这便令得两人之间的声音还有着那一丝不同。


当时的虹女,脑中仅剩那些胡乱思绪,实在没能多想这个差别究竟是什么。可如今再重又细想起来,该是一种不可言说的沧桑感吧...仅从那声音上辨来,大概,这‘虹’,肯定也是历经过些苦难坎坷的东西。


“这个嘛...谁知道呢...或许是寄付在你的身上太久了,早已忘记了自己的声音和名字了吧。”


那声音沉吟了片刻,再又答话。虹女竟然觉得自己听见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叹息。


“-寄...寄付!?——对了,你...你...这种感觉,我很熟悉。每次进入那种梦游一样的状态时,都会有这种和你对话时的仿徨感...你-你该不会就是那个——”


“——对啦,我就是那个这段时间在一直暗中影响着你——如果不介意说得难听一些,也可以说是控制着你的家伙。”


那声音似是有点好笑般地打断了虹女那突然激动起来了的言辞。在当时的虹女听来,这语句之间,无不都贯穿着一种戏谑。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


虹女听得对方竟然是直接自招了,一时间更是有些气短,言语间,反而是更多了一份气急。


“-但,你难道不觉得,这样对你更好?你看,你获得了那么多的朋友,有了那么多的新体验......而这些...不都是过去那个封闭自我的你所期望得到的吗?你还想要什么?”


虹的声音中,好像稍稍有些不解。


“——不!那不是真的我...”


虹女突然不由自主地喊了出来。她的脑中,这时却是自发地像是放起了那些让她感到迷茫,感到事实并非自己所愿情景的幻灯片;就如走马观灯般,这幻灯片,最终停留在了镜中的那个目瞪口呆的白发少女身上。


“...这是我想要的生活没错...但,我却是并不能真正地掌控自己,若是要以这种傀儡般的存在活着,我想...我更喜欢做那个活在自己世界的女孩。”


这是她记忆中第一次以这种坚定的语气,说出这般话语。如今回想起来,甚至虹女自己,都是有些讶异。


虹和她那时都沉默了一刻。静谧之中,她似乎又隐隐听见了来自脑中的一丝叹息。不过这次,大概和先前那次有着些许不同吧。


“......是的啊...既然你如此认为,那么,我应该便是能够放心将事实告诉你这个受害者了...就当是作为另一个受害者工具人的赔礼吧。”


虹又开口,但这次换了个认真些的语气。


“事...实...?”


“对的,‘事实’。不论你是否相信,但我确实要把自己所知道的尽数告诉你。并且,我还要告诉你,这些,都是真的。”


听得虹女这充满疑惑的问句,虹又不放心般地向她做了个简短的补充——虽说,这补充也并未起到什么作用就是了。


“...对了...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吗?”


虹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问道。


“...我的...名字吗...?”


虹女当时竟是真的被问住了。当有人突然问起时,她才在那苦思冥想之中发现了一个无比令她手足无措的问题,这般重要的问题,她竟是从未发现过:


她叫什么?


我叫什么?


我的名字...?


我的名字是什么?


脑中又是飞速运转了一刻无果,她突然又觉得有些气短——但更多的,大概是种无名的惊惧吧。


一个人,活在世上。竟是不知不觉间,能将自己这与生俱来的姓名都忘记了...


难道...这些...都是这段“理想生活”的代价...?


“......好吧...我知道,这真的会很让人感到可怕,竟然会忘记自己应该是最熟悉的东西...”


虹见虹女一直没有说话,便是叹息着应和道。这一次叹息,全无了前两次所夹杂的复杂情感。


“...这就是为什么,如今很多明白事理的人,都会无时无刻地离自己的乌托邦和那个叫做“红宝石”的组织,越远越好...”


“因为,这世界上的大部分爱好和理想关系,本就是叶公好龙啊...”


...


“等等,你刚刚说的,除了乌托邦,还有一个红...什么组织?那是什么?


这次,虹女的反应并未被虹的这些话语拖慢。她极快地察觉到了对方言语中的隐意,捕捉到了“组织”这个词汇。结合先前说的虹要告知自己“事实”的话,虹女便凭直觉地认为,自己这幅模样和不寻常的经历,大概率就是和这个组织有关!


“...哈,看来,你的反应,也不一直是那么愚钝吗...”


虹又戏谑地回了一嘴:这时,它却又换回了刚开始的那种轻松声调——不过仅持续了一瞬,虹马上又变得严肃了。


“...行吧,我会告诉你的,关于他们的一切。这个组织,利用我来控制你,改变你的这个组织,叫做‘红宝石’。他们还有代号,我们一般称作...‘R-Rub’”


“他们长期以来都在专门研究那些不同寻常的事物——并且,一直致力于将其转化为能量,以供他们所用。”


“你...大概也已经猜出来了...我,便是那些被转化为能量的‘事物’之一...并且,我的能量如今还在逐渐减弱,不然,我大可以本体见你,而不用以这种窝囊的思维交流告诉你这些了...”


虹似乎是苦笑了一声,像是自嘲,也大概是自解吧。


“除此之外,他们,也在关注研究于一个...好像是被叫做,‘backrooms’的东西...”


...


【未完待续】


在补番,补完过家家,补辉夜12季,还有车万幻想万华镜


回归了,但别指望我会有什么多的长进(笑

评论
热度(4)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常行阿0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