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行cxow的小号
没什么,就一臭写文的,同人圈最底层牛马
偶尔会练练我那没救了的手绘

backrooms42

“…‘后室’…?”


“不…看来现在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虹似是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又像是在刻意提醒虹女一般,暂时引开了话题。


“现在这种情况,或许,我更应该先向你介绍下前者——我刚说过,‘红宝石’的主要研究范围,是‘物质能量转化’,并且,这里的‘物质’,还是特指于‘非正常事物’范围之内的…”


“…关于什么‘异常’,你大概也并不会多么抵触了吧…毕竟,你可是早就遇见了那只被叫做奇宇的毒蝎…”


听见虹提起这个被自己遗忘了好一会的人,虹女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说回来,她是不是刚刚才自己自说自话地出门了…?


一般来说,当这家伙不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尽管嘴上绝不愿承认,但虹女却确实是会小小担心一阵子的——更何况,她还又说了些奇奇怪怪的话……现在这种情况…她觉得并不是因为自己突然进入了呆滞状态才把奇宇抛在脑后的。她觉得…自己,多半又是被什么东西影响着了。


能够控制别人的思维,影响别人的作为……虹,之前是不是才承认过它的这一点?



这般想着,虹女的心头又是有些揪紧…


这些日子,她和她的生活,究竟被“异常”不知不觉中渗入了多少呢?而这,又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是她??


“-喂喂,我要是想继续控制着你,干嘛还要这般出来和你说这些?”


处于虹女脑中的虹,这时候也是感应到了她的一些情绪,明白她的心中所想——于是当下便急忙地辨解道。那语气,在虹女听来,竟然不知如何,让她那充满疑惑的心情安定了一些。


这熟悉感,就好像,它与她,是同一个人一般。


不过,这样想来的话,似乎也…确实…是这样。虹完全是可以不亲自跟她对话,而直接用精神操控的方式去实现它的目的……如果它真想这么做的话。


“…再次声明…我很清楚你的处境,还有你的疑虑。换作我,在各种不明情况的莫名压抑下,恐怕是不可能撑得那么久的…”


“…现在,我将要来告诉你,关于那些纠缠了你许久的‘异常’;和那些从开始便环绕于你身边的‘不明情况’类的诡计了,所以能否稍稍收起你的疑虑与猜忌——就一会,起码好让我把应该告知受害者的真相,尽数道出吧…”


对于这番带有安慰色彩的话,虹女没有再做出什么反应。这回没有任何东西在控制她,可她觉得自己仍然只是一具接受命令用的活傀儡。脑中仅剩一团无法辨认的绿影。


她甚至觉得——事实上,此前很长时间中也一直这么觉得:那绿影是自己还活着的唯一证明。


但只不过,若真的要说什么不同的话,那便是,这傀儡所接受的命令,此刻都变得愈发杂乱了。冥冥之中,这些如毛线团一般的信息,似乎,都隐隐地指向了那只在记忆之中,愈发清晰的小小绿蝎子…


见她没什么反应,虹也不多问。这样一来,就当是她对此持默认的态度吧。


“是吗…既然如此,你也听见了,我说过:我,也是那些被他们——即红宝石化为能量,为他们所用的‘异常’之一…”


“但,当转化的程序进行一半时,他们突然发现:我似乎不同于一般的被称为‘易降解异常’的异常们——我不能正常地被转化,因此,经过他们的讨论,他们最终决定,将我作为‘特殊品’,到外部投放使用。”


“是…是啊,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出现在你身上的原因了。”


虹提起这些事时,语气中明显带有尴尬。它觉得,自己真是蠢…干嘛要为一个导引者打掩护…并且,这样子,也确实不能再拖下去了。虹一声轻叹,神念一动,一道信息便是传递而去。


虹女像是突然被触到了哪里一样站了起来。


“为什么…一定要是我…?”


她的动作这般突然,以至于虹都差点有些恍然。虹女像疯子一般抱着头,冲着这寂静得可怕的房间内吼道。


“我做错什么了?明明可以继续普通的生活…!”


“-怎么——”


“不用再说了…我…全都知道了…”


虹女气喘吁吁般地毫不犹豫打断了虹的发言。这种激动的样子,只是因为奇宇和混乱的思绪所导致的吗?不。这是突然接受到大量自己无法理解的信息的最直接反应,与前者无关。


面对这情形,虹却只是苦笑了笑,在如蛛丝般思维牵连之间微微摇了摇头。


“…不过…果然啊……”


“不愧是我呢…”



“好啦好啦,如果冷静下来了,就好好地理一理思路…至于我为什么明明可以用这种简单的思维传集把要告诉你的全部告诉你,却还是非要直接以脑中对话的形式告知,我……一会再告诉你。”


虹女不记得当虹再次开口时,已过去了多久。总之,窗外看着也是有些暗了,西边开始冒出如梦似幻的渐变红。而在红霞透过窗户的映照之下,这白发少女仍死捂着头、瞳孔颤动,尝试着去再次理解那些突兀被虹传递过来,出现在脑中的信息:


红宝石。没错,红宝石,这是一个研究异常的组织。但他们的研究目的是为了将异常事物转化为可用的能量,供他们所用。


而虹,就像它自己所说的,也作为一个异常,被红宝石进行了例行的转化程序——但是,出于某种原因,虹不能被转化。但是这转化程序也已在它身上进行了一半。于是,便会作为一个特殊情况成为他们外部活动的“辅助者”——这也是为什么,虹会以一道能量体附在别人脑袋里了。它已经失去了原有的固定形体,而成为了半能量化的存在。


首先得确保虹这个工具人不会因逆反心理而干扰他们的计划——所以,他们就会用些手段,像虹操控虹女一样操控着它。因此,这般说来,虹并不是出自自愿而去操控虹女的。当它潜伏在后者脑中时,大概也是与她一样的处于非清醒状态吧。


然后…便是最令得虹女感到心灵颤栗的部分了。


红宝石所谓的「外部活动」,就是要通过将不可降解异常寄生在正常人身上,以从中既能使它们在「正常」的影响之下,逐渐变得可分解,又能有可能使被寄生者由于异能的影响,从而诞生出新的异常来,再能够为他们所循环利用,产生源源不断的可控能量。


为了使这类活动可能引起其他周边势力的注意力的概率降到最小,红宝石下手时,往往会选择孤儿;或是家庭关系疏远,不善交友的青少年——因为,让异常和宿主一并成长,这种双向的正常与异常间的影响力才是会达到最大点,所产生的能量多少,也是会相对应地猛增。


并且,这种「外部活动」,往往需要一个「导引者」。这个导引者所要做的,便是以一个实体异常,在不可降解的异常寄生之前,潜伏在宿主身边,时时刻刻保证整个过程的进行,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失误。


但事实上,这些导引者的第一个工作便是…将那些像虹一样的不可降解异常,注入宿主体内……并且,之后的所有时刻中,他们都必须协助红宝石保证,使这个已寄生成功的异常在宿主体内保持着被催眠状态——如上文所述,这是防止它们因对红宝石的恨意而反水的必要措施。



虹给她的信息都已如此明显了。此刻,若让虹女相信这红宝石的存在和其所为,那么,最可能的「导引者」的指向…已是很明显了。


虹女颤巍巍地抬起头。眼中有些波澜。


双拳紧握,目光空洞。她怔然地站立,口中小声自言自语地喃喃道:


“……奇…奇宇…”


【未完待续】


@梦魇之鸟 @冰冻罗非鱼tilapia @蓝毛猫爪兔莎浪嘿呦


 无端致歉(


魔怔了


要写的,很多。所以常某还得继续补啊…

评论(1)
热度(8)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常行阿0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