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行cxow的小号
没什么,就一臭写文的,同人圈最底层牛马
偶尔会练练我那没救了的手绘

backrooms43

至少记忆中的自己,那时候还没有那么「懦弱」。


虹女如是自语。


事实是,甚至本人都记不起,那时是否真的有肯定地怀疑过这道自称为“虹”的脑中能量体的所言。那些关于「红宝石」这一隐秘组织的介绍;对那些“不得不暂时隐瞒的”个人秘密;那些都明确指向自己唯一真诚相待者的信息的一丝丝怀疑………


…都没有。接收完虹的所有信息后,她大概只是简单地呆滞了一刻,而后便木偶般地点了点头吧。这就是她在面对自我事实后的反应了。


错觉吗?虹女似乎觉得,得知真相后的自己,她的躯体与灵魂,反而更加僵硬了…


这眼前之物,究竟孰对孰错?有个声音问她,也不知那是不是虹。


她不想知道。


事到如今,对她来说,被利用了多少次,又是谁在撒谎,已无所谓了吧。



或者,她会逼迫自己这么想:没有什么「红宝石」,没有「导引者」,所以这个“虹”从头到尾,根本就只想一心捉弄自己,那么,奇宇也就从来不属于别的什么东西,从来也没有背离过自己…


…等等,她讲到底为什么要随意相信这个莫名其妙出现在脑海中的家伙的话啊?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所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故,讲道理,可以是任何其他的未知可能性…或许与那“红宝石”确实相关,但是…也许至少不会关联到奇宇…


不。一想到她,虹女就只觉得大脑更加混乱。


也许,是因为在其内心深处,还对奇宇这个不知怎的就出现在自己生活中的“异常”有些保留着的疑惑吧。它无处可去,便正好中和了前者的想法。


真是的,究竟为什么…


…偏偏是她遇见了那只小小蝎子呢…


没错。在她眼前建立了一个吸引人的亲密形象,以这般模样为其真正目的的护盾,再最终间接地打破这一精神支柱…不得不说,虽然真的无比奸诈,但是。也无比有效。虹女那时所感受到的一切便是最佳证明。


“…喂,还好吗…?”


朦朦胧胧中传来了声音。那声线与自己的如此相像,莫名地竟让她感到安心,使人不由得便放下了已提着了许久的戒心。那大概是虹的声音…也可能是她自己。她希望不是。


“我啊…说出来你也一定是不信的吧…其实,我能懂你此时此刻的感受…真的。因为我也曾亲身体会过,这种面对某种未知异常情况时也许不得不接受与挚友对立的事实。”


“…很难受,但不仅仅是难受,我懂的。你同样十分愤怒,即使你本人并未察觉这点,不是吗?”


身体在这完全陷入黑暗的房间内微颤了颤。虹女默不作声。


“…说真的…难道事到如今,你不觉得…我们真的很像吗?”


仍然装聋作哑。风吹动窗帘,虹女额前的雪白发丝无力地散开,露出那张如木偶般麻木的脸颊。


“也许是吧…我猜。”


虹女还在一遍又一遍地回味奇宇离开前的那句话。她明白这并非逃避——即使虹的声音中有着某种使她信服的熟悉感。


“你…或许你确实是在生那个叫奇宇的东西的气…?好吧,这是很正常的反应…毕竟,你确实算是被她彻底背叛了——不过,嘿…作为一个红宝石的消耗品,我相信——而你未来也应该会相信——奇宇…她大概也有自己的苦衷吧…有些事情,并不是一个人能决定的了的。”


“-你为什么这么确定?从开始到现在,以这种…坚定的口吻向我讲述这些…?”


虹女终于开了口。这语气中,似乎恢复了些许先前的理智。


“凭我的经历。”


虹简短一句,却是竟令得虹女当下一句话也说不出。好像真的从那隐含着复杂意义的语气中听见了不为人知的黑色过往。


人,是只有在磨砺中才能不断成长的。这世上的其他东西,应该也是如此吧…


“也许,你以后只会见到更多无法掌控自我人生的人吧…不过,那也都是后话了…真希望我能看见啊…”


“唔……!”


正呆滞着的虹女这时却是突然感到体内出现了一股不知来处的能量,它们于身体中不断顶撞,寻找着某一处虚弱之处来填充而入。


虹女当下急忙稍稍凝神,想要将其汇聚在那些神秘能量之上,可却只是感到眼中一抹虹色闪过。那种形式的能量…正是虹向她传讯时所用的!


“虹?!你怎么——”


“呵…本来还想给奇宇多拖下时间呢,也算尽了我这辅助最后的职责吧…不过现在看来,是老天要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啊…”


“既然如此,幸好我早就在奇宇身上下过了能量标记。只要循着这标记,就能找到她。然后,就做你该做的事情吧。”


在虹女的感知之中,原本在脑中十分活跃的虹,现在却是随着这虹色能量在体内的灌注而渐渐地消逝了!


「…并且,我的能量,如今还在不断减弱…」


脑中突兀地回想起了虹之前的一句像是不经意的话,虹女只觉心头狠狠地颤栗了一阵。她知道,现在,甚至连虹也是要离她而去了。


“-等等,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会知道你该怎么做的,孩子。”


虹的声线,并未因它的逐渐消逝而有所动摇。但虹女却是看着这一景象心急如焚——因为,她实在不知道——事实上也不想知道:若没有其他人的陪伴,她要怎么继续孤身一人活着,怎么面对红宝石和奇宇,以及自己的回忆…


“事到如今…很抱歉我真的不能再给你更多了…只好在临走之前,将这些仍然剩余着的积能全部给你了。希望你能真的的不走与我一样的路吧…”


“不…”


“这就是我的全部了。祝你好运,孩子。”



寂静的房间之中。微风仍然吹拂,窗帘飘动,月光终于照入了房间内。照亮了地板上早已昏迷过去的虹女。她的眼角,仍然含着小小泪珠,在月光之下闪闪发光。隐隐之间,这液体之中,竟还有着那一丝细微的虹光在闪动。


这是证明。表明在某个时候,一个自称为「虹」的能量体,曾经帮助过一个很像自己的女孩走上了一段寻找意义的曲折旅途。


在它离开的时候,没有人为它而悲哀。


有的,只是另一人的无尽迷茫。



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又一个似乎平平无奇的早晨了。


出乎她和其他人的意料。虽然昨晚所发生的一切,都如此奇怪、刻意、迷幻。但她并没有觉得这只是一场梦,或是用任何其他的手法骗过自己什么的…都没有。她这次没有企图逃避事实。因为那股传予她的能量之中,每一丝一缕都在告诉她:该是她去面对的就应该去面对。


这世上,若只是一味逃避,到头来,那些危难终究还是会回到自己头上。这个道理,虹女早听了不知道多少遍,但真正深刻认识到其中意义,还真是她的第一次。


她捏了捏拳头。那股以前出现在其脑中的虹色能量,此刻便无比温顺地环绕在她的手臂边。她感受到那股有些惊人磅礴的异常力量,心中惊叹之余,也终于是直观地明白,为什么那个红宝石要从中摄取能量所用了…


望着这虹光,虹女的思绪却是不由自主地回到了虹的身上…她还记起了奇宇临走前让她感到很惊诧的一句话:


“「...今天晚上就会有人来告诉你了...」”


是的。没错。它已经告诉我了,包括我的未来。我的所有。


“「奇宇…她大概也有自己的苦衷吧…有些事情,并不是一个人能决定的了的。」”


又想起虹的一句话。虹女不置可否地淡淡笑了笑。


是啊…每个灵魂都有自己的苦衷。那些大大小小的爱恨情仇…大多也就是从这些苦衷交织之下诞生的吧…


但无论如何。虹女知道自己必须要解决自己——以及奇宇的这份苦衷。不仅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虹。


也许,也同时还为了奇宇。



…话说回来,她一直到现在,是不是还没有一个确切的名字?


名字啊…虹女想着。这般说来,没有称呼还真是令人头疼呢…


“「这个嘛...谁知道呢...或许是寄付在你的身上太久了,早已忘记了自己的声音和名字了吧。」”


…哈,虹是这么认为的吗?


也好,那么她,大概此刻也是这般情况了。


这身超常的能力、思维以及点破她通向光洁未来的契机,都是来自于只与虹女有着一面之缘的能量体虹之手。


那么…她便也叫做「虹」吧。


在这虹光映衬之下,终于能够站起来直面现实的少女。


「虹女」。


这便是她从今往后的名字了。



【未完待续】

@冰冻罗非鱼tilapia @梦魇之鸟 @莎浪嘿呦 

(鬼知道我在写什么,反正我写完了)

(继续看赛马娘ing)

评论
热度(6)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常行阿0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