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行cxow的小号
没什么,就一臭写文的,同人圈最底层牛马
偶尔会练练我那没救了的手绘

backrooms44

一切都已齐全。接下来,就如虹所说的一般。


她该向那个陌生的“红宝石”算算账了。


这种事情。也许在它到临之前,会着实令人迫不可耐—又或是因自己将要亲手终结某样东西而感到兴奋,和一丝丝徘徊着的迷茫。


可当它真正临近自己时,却又会觉得像是若有所失一般——先前的迷茫占了上风。就好像自己在临走前,一定会有什么东西遗忘在熟悉的地方,等着自己去重新拾起一样。


可她?事已至此,她这家伙还有什么值得临走前留念的吗?


承载着她几乎所有回忆的奇宇已离她而去,而她现在正要追上去将她揪住,把那些因对方的背叛而与虹一并消散了的回忆抢回来。


她不想向任何人道别…而这时候,她也许也确实并没有人能道别。就这般,像一道无声的虹影一样,不打扰任何其他人,悄然地解决一切吧。



然而,戏剧性地——虹女记得最清楚:她当时行至一半,却又有些波澜地反了回来。


她没有从正门进,而是直接落脚在了自己房间的窗台上:这窗户,自昨天开始便没有关上,因此,她可以顺利地进屋来。


又回到这间无比熟悉,但现在又觉得有些古怪的卧室。虹女在某一时刻只觉头脑空白。眼前除去幻化着的虹影外别无他物。


在她的视角之中,那些变化着的虹影,渐渐地都成为了这有限房间之中的无限念想:虹女想要凑上前去仔细看看——因为她感觉到,那些虹色的思绪,便藏匿着自己再度回来所寻求着的东西。


她走上前,那虹光也就像是在配合她一般,越发清晰而真实了。虹女此刻立于这仍然寂静着的房间之中,一一看见那些念想,一一地察点,并且都一一地从中感到了美好,以及许久未品尝过的快乐。


这思绪渐渐漂泊,落在了房间中的许多个角落。虹女也都一一地看得明白:这种快感,来源于每当她与一只绿蝎或笑或寂地谈天时;每当她只因一只蝎子而改变心意的时候;每当她回想起一位绿色的特殊朋友所给予自己的特殊关怀时;每当她猛然发现并且接受,自己再也无法与一只能言善辩的小蝎子分开的时候……



…是的。或许奇宇并没有带走自己全部的回忆…而虹女,也并不是没有值得留念的东西。


她当然会告诉自己,这仅是一段作为谎言的回忆。但是它曾经却确实地让一个自闭的灵魂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从根本地,拯救了她。


这房间…和它所承载着的过去,便是她最应该向其道别的事物。因为她知道,自己很快就要亲手了结这些美好了。她会逼迫自己向前看。因为,她非常明白,自己的未来,不是仅与奇宇清算往事——更是将与那个叫做“红宝石”的组织进入两相对立的地步。


到了那个时候…这些往事,或许只会拖累自己,只是让自己身上的伤痕更深一层吧…


虹女默然。


“…有些事情,并不是一个人能决定的了的。”


虹的声音再次于脑中回荡。虹女苦涩地笑了笑。她的未来,会是自己能掌控的吗…?


她不知道。现在,只能不断向前,去做她该做的事。


告别过去…


虹女再次跳上窗台。在即将真正离开时,她转过了身子,有些释然地向这空荡荡的卧室最后望了一眼。缓缓地向那些仍然隐隐闪烁着的虹光挥了挥手,脚下一踏,虹光涌上身体,便就这般地凌空飞起,向着这光亮广阔的天空直直地飞窜而去。


在其身后,那房间之中本还微微残存着的点点虹光,此刻也完全消散下去。仅剩阵阵微风,仍然轻轻吹动窗帘,吹拂着寂静的房间。


她再也没有回过头。



讲述至此,原本还有些奇怪的惜羽和火光,现在面孔上已是完全地不见了惊异。


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从心而发的崇意——这种时候,它反而要比同情心更加突出——尤其是与其接触过一段时间的惜羽,对此反应最为强烈…不过也是。谁又能想到,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虹姐,竟然是有着这样一言难尽的过去呢?


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每个灵魂都有自己的苦衷——或许就像那个“虹”所说的一样,像是奇宇,也一定有自己的苦衷吧。


…想到奇宇,惜羽和火光的思绪皆从虹女身上的感叹重新转回了那只罪魁祸首——也就是现在正于虹女掌中瑟瑟发抖着的绿色光团上。既然前文已述了这般大段的虹女自己,那么,后文重心就应该显而易见地,移向这更加神秘的奇宇身上了。他们都很想知道,那“苦衷”又会是个怎样的故事。


再者,关于那“红宝石”,火光不用说是在此之前从未听过的;而惜羽,却也是没听XGE讲起过。因此,两人也是对此十分地好奇。


一边的XGE倒是全程静静地倚在一旁稍积了些灰的箱子上,没有在中途插任何嘴。他知道,能让得虹姐自己讲述的事情,那绝对是对她来说,占有无比重要之位的事迹。他不打算添油加醋地补充。因为以真情实意,才是最能打动人的。


即使以前在Celoet时,XGE曾零零散散地与虹女闲谈时听过一些她自己的过去故事,也大概了解了这女人过往的不堪以及奇宇的身份——但当听见虹姐名字的由来时,还是不由自主地抖了抖身子。


“嚯…才到这里就撑不住了?真是不行啊…”


虹女这时晃了晃手,看那掌中被虹色能量萦绕着的几乎要昏厥过去的奇宇,不屑地咂咂嘴。


“唉,没办法了,看来,接下来的发展得靠旁人叙述了…”


她说着别过头来,望向XGE。正好使自己的脸避开了火光和惜羽。


本还打算继续沉寂下去的XGE突然被本人叫到,有些讶异。不过当他看见虹姐那灰色眼瞳中,竟然隐隐出现了些许无奈和恳求之色时,却是立马接受了:


“—啧,看来,这家伙倒也确实是被削弱了许多——要是那个时候,可不会只因这么点时间的压迫而倒下的…”


然而,嘴上这么应和着,XGE心里清楚,奇宇这种虚弱的样子可不只是因为虹女的能量…不如说,更多的,还是因为这段她们不堪回首的过去吧。而虹姐那副少见的恳求模样,定然也是因为这些事了。


果然,回忆这种事情,不管心理再强大的人也会吃不消的吧。这家伙…还是那么喜欢逞强啊…


“-诶,算啦,我也在Celoet听过一些虹姐以前的事情…既然这样,那就顺势我来接着讲下去吧…”


XGE表面无所谓地这般说道。同时脑中也自发地回想起虹姐曾述说过的一段历史——关于“红宝石”。关于她和奇宇的后续…


XGE不知道,只有虹女自己心知肚明:其实,这之后的故事,除了前两者以外,还关系到了她第一次接触到后室的事迹…


【未完待续】

特别感谢下话本的逐星的催更

@冰冻罗非鱼tilapia @梦魇之鸟 

评论(2)
热度(7)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常行阿0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