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行cxow的小号
没什么,就一臭写文的,同人圈最底层牛马
偶尔会练练我那没救了的手绘

backrooms45(10w字纪念!)


这般折腾了半天之后,让我们再次回归到虹女的故事之中吧。


循着先前虹早设下的能量标记,虹女一路于半空中飞速地掠过了一排排熟悉的,或嘈杂或安定的街区。


她现在再鸟瞰着这些,撇过曾经那些与自己有过交集的朋友们的家时——哪怕它们仅在她的眼中也许只出现了半秒,但虹女也仍是被重新勾起了些回忆:深掘脑海,她发觉自己能够清晰地记得每一张脸,每一个人的具体住址。以前这样,如今,也是这样。


处于空中,有些出神地见着那些友善的脸,随着这地面的熟悉街道而一个又一个地向后飞去。恍然若失之中,虹女突然有些突发奇想地想着,会不会,即使她留在这里,那些朋友们,也会像她此刻这般地一个一个地因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悄然离开?


不过…就算不会那样,她这样的性格,也本身没人喜欢的吧…想着要离开,倒不能怪什么人了。


就算凭借虹留下的能量,自己那开朗阳光的那一面仍然得以延续…但是,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永远都不会是自己的。


黯然叹了口气。虹女狠命地甩了甩头。将这些有点伤感的思绪都抛在了身后。


到了这种时候,再多余地想这种事情,只会妨碍自己。虹女可不能这么快就先在心理上败下阵来。


毕竟最大的目标,还在前方呢。


这种话,无论是虹,还是她之前的什么朋友,都不会令得她如此说的。而她也绝不是什么善于改变的人。除非…事态迫切。


她会后悔吗?


…这问题,并不全部出于那一点的迷茫,更多的,还有她对自己未来的期望,即使那希望的结果意味着她会终其一生再也无缘正常人的生活,孤独终生-


——哦,算了吧。她知道,她的人生还有太长太长的路要走。在这未知,充满了勾心斗角,但是也依然精彩美丽的世界上,她还不想就这么将自己禁锢于过去。


...也许在未来某一天,那时的自己会感谢她从前的决定。


也许吧。



回忆说到这里,再又暂且打住。


关于这提及许久了的“红宝石”的什么事情,至今为止,似乎在虹女的眼中,也就仅止步于「致力于将异常转化为可用能量的神秘组织」的地步了。若只有这种程度的了解,便直直地向对方冲去…


…可也不得不说,那时的虹女,多少仍然带些不可控的私人情感。


但,这种程度,却是不适用于以旁观者视角来了解这段事迹,因此,便不得已中途将那思维从不知多少年前扳回到现今——由一名并不清楚自己之所为的懵懂少女,转化为一个可靠的Celoet组织的特殊成员,这对红宝石的了解的变化,大概会很巨大吧?


然而,现实有些戏谑地——并不是如此发展。


多少年以后,当虹女已是这Celoet的一员,有权阅览几乎是关于这星球上所有异常事物或组织的文档时,她却无力地发现:似乎也并没有什么更多的关于红宝石的新线索:


神秘的异常组织?没错!组织的举动皆为了将各种异常转化为能量?没错!他们拥有“导引者”和不可降解异常来毁掉一个人的生活…没错!


一点也没错。


在骨子深处,自己那仍然活跃着的虹色核心之中,虹女看得清。


她一直都看得清,并明白自己,从来不是这些故事中所述的那般勇敢与无畏。不。她甚至于这大战临头时,还仍然放不下自己的过去——完全等同于将自己的软肋摆在敌人面前了。


可她就是无法真正释然。


她说不清为什么。就像自己为什么会只因一个脑内光团的所言,而便毅然决然地要了断一切似的离开自己的所有。这当然可以是一个有些奇怪的契机——那让得她看清这世界和自我,并加入了稳定且愿意收纳自己的Celoet,真正脱离了过去的旧眼光、旧的处境。旧的一切。


但这也同样可以是一个陷阱,一个捉弄猎物般的笑话。能够让她自投罗网,并乖乖地奉上包括感情的自己的所有。完完全全更深地陷入了泥潭之中。


这种假设性的选择,时至今日,也依然时不时环绕在虹女的脑中。所以她时刻都清醒着——且清楚地明白自己,仍然还是那面镜子中惊慌失措,不喑世事的白发少女。


虹与奇宇的事情和话语,教会了她很多。但同时,也让她失去了很多。



…当然,上述这些内容,都只是当XGE正讲述着自己的过往时,虹女的内心想法罢了。这般深刻而真实的观点…大概也只有她自己能真正了解吧。毕竟,在XGE等人的眼中,她永远都是那个无所不能,能够时时信任的大姐头。


虹女不愿去想,当这种形象在他们心中破裂之时,他们会有怎样的反应。


没错。她确实有着庞大的力量,足以保护身边的人——但这些都依托着虹所遗留下来的能量才得以延续。若撇开这种身外之物,以及与其磨合了如此久之后所取得的进展来看。她自己,还能做到什么呢?


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永远都不会成为真的自己。


这便是原因。在火光提及那“阴寒之物”前,虹女早就已隐隐约约地感受到他们三人之间隐匿着的那一丝熟悉又微弱的气息——严格来说,是在刚刚遇见惜羽的时候,她便察觉到了什么。(详见虹女初遇惜羽时的描写部分)


那气息。即使这般微弱,可虹女还是能够稍稍地感受到——并猜测到那会是什么人。


这阴冷的气息…于意识形态中散发着淡绿色光芒…又满是虽然虚弱,但威力仍不减多少的不断刺激麻木着精神感应的毒力…


…老天爷,她可并没有在Celoet碰见过毒性异常…这熟悉的气息,还能是谁呢。


但是。由于这气息的微弱程度,以及她并不愿重拾-也实际上没有勇气去重拾与奇宇有关的那段共同回念的缘故,虹女决定选择暂且忽视掉这一现象,若无其事地暂时隐瞒着两人——看吧,自己嘴中说着要保护别人,可实际上,却对这种最可能引发危险的未知事物视而不见…


…这都只是因为,她的内心,还是那般懦弱。


但当火光说起了这东西…虹女明白了——这明白当然不只是实锤了那种神秘气息的身份,以及它所在的位置;更多地,还是她那根底线终于被打破后的觉悟。


她明白的。这些事情…不该再多牵扯到其他人身上了。这只能是她虹女,和奇宇以及那“红宝石”之间的事情,永远也只能是她来面对。


无论由于什么原因,奇宇已变成了这种虚弱的能量体。但是,她的力量比起这层级中的大部分实体也已是十分庞大的了。那些许多层级内的,同样向阴向寒的实体以及生物就都活跃了起来,向着相对而言更阴寒的地方活动——所以火光才会总感觉到这地方的奇怪,但却又并不能找到源头;那隔板漏水,也是因为这些被引来的家伙们,喜欢像厕所周围那种阴寒潮湿的地方,在墙边筑巢掘洞,才会这样的吧。


…已经惹上一些麻烦了呢…


正是因为这样,虹女才更是要在事情更加复杂之前,尽快解决病根。确保干净利落,药到病除才可。她不想再惹更多的麻烦。


回到记忆中来,在她即将面对那名为“红宝石”的未知事物之际,这白发少女,也是如此的念想:


“我只想好好地活下去。”


“我…不想再找麻烦了。”


虹女微抬起头。脑中,由虹色能量标注的目的地,就在前方。


“但同时…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我也不想,再被别人找麻烦了!”


微泛着虹光的身体,在某一刻骤然凝固,突地迸发出更加闪耀的虹光!



【未完待续】

不知不觉…也是已经十万字了呢。说来惭愧,我这作者写了也有一年多,这还是我第一次同人的长篇写到六位数呢

很不可思议的是,即使很多章之间,间隔了许多天,导致有些时候,甚至连我自己都忘了上一章的流程和原本想要接叙的内容。可我这没啥自制力的家伙竟然还是断断续续地坚持下来了

这本书实际上还是我第一次摆脱迷之文笔,写出了能让人看懂的东西的一个尝试(?)感觉好像还挺不错的哈?(?)

总之,还是得谢谢各位了。能有人一直支持着我的文章,向我提出剧情的问题什么的…以前从来没想过自己也有这么一天。即使我知道在别人眼里看来,这点成就连鸿毛的分量都不如,可对我自己来说,已是个很不错的开始了。

特别鸣谢:逐星,冻鱼,梦魇。还有很多次文章的灵感来源:比我还鸽的39

最后,常行在这再次给各位道谢。感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捧场,祝一切顺利

评论(5)
热度(7)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常行阿0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