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行cxow的小号
没什么,就一臭写文的,同人圈最底层牛马
偶尔会练练我那没救了的手绘

backrooms46


叙事行进到这里,XGE的描述也是变得愈发地模糊与不定了。


从以往在Celoet里闲聊时,一提及这段与奇宇最后对峙的经历,虹姐便支支吾吾恍过的反应来看。这一定是一段比较「禁忌」的个人历史吧,XGE这样想。而或许所有与虹姐有所交集的Celoet人都是这般不约而同地认为着,因此才没什么人来好奇地追问。即使并未有着虹女这种不堪的过去,但他们都明白,有些「故事」,并不能随意地提起…


所以,XGE也并不想直接示意虹姐接着说下去。因为他总会想起,虹姐那似乎总是让人觉得可靠无比的脸上,因这些过往而添上了一抹不该属于她的哀求的模样。


这可不是应该出现在虹姐这种过分开朗者身上的情况。他想。同时心中正愈发怨怒于那从头到尾都很神秘的「红宝石」以及其所作所为——某种程度上与tyenlw对惜羽的所为十分相像…他又想起了在level1时,那个面对一个悲惨过往忍住眼泪,但最终还是泪流而下的那个少年身影。


…如果他们没遇到这些人渣,会不会比现在更加幸福——更加能感受到真正的幸福呢?


对他自己来说,一个人被害倒是次要,最不可忍的是身边的人被不明者,以一种极其野蛮的方式侵蚀了他生命中的几乎一切事物。从而使得这些受害者们留下了也许永远也洗刷不掉的阴影之类。往往是这种行为,远比杀戮可怕——也一样更加可憎。


因而,这憎恶的程度,与对待tyenlw时也已差不多了。


XGE的描述突然中途停下,从而得以仔细观察了正在这现场听自己讲故事的五个生命体,并且还特别注意了他们的神情:虹姐与奇宇一样,不过前者此时眼神正发呆般地空白着,手掌不断用力,若有些软东西在手中,那么也该早被无意中捏得粉碎了吧:而后者,则从头到尾仍然未发过任何有关于这段共同记忆的言论。挑衅都没有,不。只是一味地颤抖——似乎这般抖擞,就能抛开那犹如附骨之蛆的冰冷记忆一样。


XGE淡苦笑了笑,视线又转向了一旁呆立了许久的惜羽火光二人。虽说此刻这两位的神情中,更多是信息量太大而导致的呆滞,不过就他们的个人秘密而言,一定也是会对此有着与自己相同的感觉吧…不,说不定,还会比他更了解——并且理解虹女的感受。因为就像他所认为的那样,许多事情,一旦在一个人身上留下了「痕迹」,那便是永远也抹除不掉的存在了。此后再次遇见同样留有「痕迹」的人,感到「共感」也是毋庸置疑的吧。


不过,即使XGE相信他们——也相信自己。但这时,故事的主角可不是他们啊。


隐瞒些苦衷,在这种时候对他们这些听众来说,只有好的一面——对当事人来说就更是如此了。毕竟这旧伤已被撕开得足够多了,他明白自己应当给别人留些自愈的余地。


是的,没错。


于是乎,这段由XGE来转述的故事,在“重又临近奇宇身边之际”便告一段落了:


“…到这里,似乎待她与旧友结算了些事理告终后,本人便离开了那个她所居住的地区,在外漂泊,后来…直到遇见了Celoet&ASB,——也就是我们现如今所属的异常组织。才使她的流浪生涯就此结束…”


然而,XGE没想到,刚刚话音未落,一边已呆滞了许久的惜羽却是突然激动地追问了起来。


“-等等,啥?这就没了吗?奇宇为什么会成为这种样子?为什么会附在我的身上…后来一定有什么后续的吧?”


XGE转向他,却是看见了那双眸子里刻着的急切。即使其脸庞在这昏暗狭小的仓库里显得十分黯淡,灰白色发帘也遮住了一部分脸孔,但阴影却是仍然遮不住其面孔上流露出的迫切。被他这么突然一震,未有心理准备的XGE也是顿时有些呆滞了起来。


被故事所吸引而难以自拔的惜羽本还十分迫切,但见XGE迟迟不再说话,其身后的主人公虹女以及掌中的绿光也别过了脸去,不面对众人,脸色似乎有点惨白;又感到了来自自己身后的火光的一道有些复杂的眼光。惜羽这才稍稍冷静下来。


静谧之中,他突然与XGE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在level1时,对方说过的什么话:


“不用说什么别的推脱之言了,你比我更需要这东西。在这点上,你该更加清楚。”


“...好吧,我知道我这种看上去没必要的作为很傻,但是我这次是认真的。既然你已经把你自己向我全盘托出了,那我也就没必要再向你鬼鬼祟祟什么了。”


“所以,惜羽。你的故事我们听完了,现在,你又是否愿意听听我的故事——不,应该是我的现实呢?”


惜羽还记得那时对方在面对自己撕裂的伤口前说这些话时,眉目间所传出的温顺与理解——他在尽可能地抚平自己的伤痕。而刚刚的那种含糊的结尾,也一样是在这么做…


…重又撕开伤口,暴露无遗的痛,他可是领会过的。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出于激动做了什么。


“…”


“…啊…对不起…我不该-”


“啊…不,不,别道歉,对于一个结局,我说得确实是有点奇怪了…”


XGE终于缓过神来,赶忙止住了惜羽的话——老实说,自己也确实是在撒谎:他根本不知道那之后其实发生了什么…且就算这样的谎只是善意之谎,那自己也不占理。


火光微眯了眯龙瞳,略扫视了一下其他四人,视线尤其在那团绿光上停留了会。心里盘念着虹女的故事,也并不做声。但XGE身后的虹女却是默默地,又回过了头。


当XGE正苦苦思索着该如何说些别的话语来解围之时,其身后的一个显得有着些许沙哑的声线打断了他的思考:


“…嗐…这种事情,果然还得让本人来说才好啊…”


XGE眼瞳微缩。猛回头,却只看见虹姐那张有些惨白的脸,勉强地向他挤出一个笑容。


也许诸位看到这里,实在会觉得荒唐——仅凭一段回忆,怎么就能把人逼成这种样子呢?可当某人被一个类似于童年阴影的回忆所缠绕,而那个阴影中最具代表性的物证就在自己手中之时,有这种情况,偏偏是最为真实的。


一些回忆…可能是一个人最大的弱点。


“你…真的可以吗…?可不要勉强-”


“啧,我记得你以前没有这么矫情啊…只是些应该说出来的事情而已,我怎么会…有问题呢。”


这话说得本人都有些打颤。


不过…虹女感到手上的细微振动感似乎比自己的心跳更要频繁啊…貌似,某人比自己还害怕这些…?


也是啊…毕竟,她如今还在自己的掌心中呢…



…不知怎的,想到这里,虹女的心情稍稍放松了一些…


“哈哈…果然…我们都是一样的啊…”



【未完待续】

好啊,很好啊(指修完了一章心情十分甚至九分地愉快(喜)

评论
热度(5)

© 常行阿0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