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行cxow的小号
没什么,就一臭写文的,同人圈最底层牛马
偶尔会练练我那没救了的手绘

backrooms48


虹女从来没有感到如此释然。


她觉得她能够做到,并且,她现在做到了——哪怕这整个过程实际上比她所预计的要难上几十倍。


但是…这般近乎是完全告别后的释然感,却仍然有着些许不真实感。


她转向手中的绿光。那光团的绿色之中,又时不时会隐隐地透出一丝丝如雪般皎白的银色。即使只是闪过一瞬,可这仍然让得虹女那释然感不断减少。似乎当它每一闪过,自己所述的故事便会随之无情地虚假一分般。


不…不只是现在。这种掺杂流动于绿色遮掩之下的白光,从这故事刚刚开始被讲述之时,便一直在虹女眼皮底下微微闪烁。若没有虹女这般超常的感知力,甚至火光都无法发现奇宇体内的端倪。


虹女从那银光之中,隐隐地感受到了似曾相识的压迫感。



于那熟悉的压迫之下,她的眼前又是一黑:那些刚刚被她讲出的故事,又在她眼前走马观灯一般地一一呈现了。她重新看见了自己的卧室。看见了镜中那个白发少女。看见了虹和虹的托付。看见了迷茫的少女终于学会了告别往事。看见了她最曲折的心路历程。以及最后,复仇者与被复仇者的终焉……


…但是,那个曾经陪伴她,“做她最好的朋友”的人,却并不是那只绿色的毒蝎。


取而代之的,是那抹从始至终,隐匿于绿光之下,窥视一切的神秘银光…


视角一转。她又看见了另一段无比相似的故事:卧室,迷茫的少女,托付,学会告别自己,如此曲折的历程;和最后,复仇者与一个「说谎者」-


-然后她痛苦且清晰地看见了,这故事中的复仇者并不是别人,而正是奇宇。


而她,虹女。就像她如今正对XGE三人所扮演的角色一样,是那位仍然不思悔改的「说谎者」。


不!不是这样的!


她多希望自己能够心安理得地向着红宝石,向着奇宇,向着那抹白光大喊出这句话。


…但她不能。她说的谎已经够多了。而这些,都只是为了能够圆回最初的那个谎言。


没有错。上述一切,这些看似悲惨的过往,是假的——但也并不完全地。虽然确有其事,但是都是已被虹女本人偷偷换了人物的。


她这位「最受欢迎与信任的」虹姐,如今却是再次欺骗了XGE与惜羽…


诸位读者可能会大感震惊。而后大概便要开始有一堆的疑惑与质疑出来了——当然,占据如此多篇幅的部分,若是真完全仅是谎言那么简单,那连常某自己都要来敲自己的脑壳了。这里还请各位稍安勿躁,耐心阅读下去,相信后面便有诸位想要的「答案」。


且说这虹女,想到此处,略苦笑了笑——若是另外三人看来,这苦笑的意味怎么也不会与谎言挂钩的——她便又继续向下讲述着。


本来,这故事的结局还想再多藏一藏,但她如今已不打算再瞒着他们什么了。


回到故事之中。“奇宇”就这么立在“虹女”的面前。嘴中轻声呢喃着那已注定了这场复仇的胜负的话语。她不打算再反抗。她…也没有资格去反抗了。


“虹女”成功了。


但是,红宝石并不想让她这般轻松地成功。


当眼前的人与绿色能量突然向后倒退而去的时候,虹女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忙向后看——自己正在飞速地,被吸向一扇泛着诡异黄光的巨门!



虹女再次回过神时,她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充斥着黄色灯光的诡谲空间里。


这似乎是一个无比空旷的地方...更像是某种废弃的办公楼的内部,地板到处都铺着脱了色的湿润地毯,墙上也都贴着一种...发黄的纹路墙纸。天花板上到处都有黄色日光灯,不过其中的许多都会时不时地闪烁,发出一种刺耳的“呲呲”电流声…



这就是她如何第一次进入后室的。


“…”


一个故事终于结尾。但此时此刻,这般结局,反而让得众人感到了突兀。


这其中,突兀感尤其强烈的仍然是惜羽。不过想起先前那番由自己引起的尴尬局面,他还是忍住了并未开口疑问。


惜羽知道,如果真有着一个在现实世界中能够掌控随意进入后室的能力的组织,meg不可能不知道并且不重视。之前故事中由虹之口提到了红宝石对后室有所研究之时,他就有点存疑了。不过出于这“研究”的界线并不明确,所以终究是没有底气打断虹女。但就由这结尾来看,如果虹女所说的都是真的,那么恐怕这世界上,还真的有一个meg所不知的,已涉及了后室较深的势力了…


看这惜羽,果然还是天真的。他一点也没向着关于之前还帅气地挡在自己身前的虹姐,其实从头到尾都只是在瞒骗自己的方向想。只是苦苦思索着这「红宝石」的各种可能性。


一边的火光虽然仍然没说话,但内心却是同样充满了疑惑:或许是出自于龙血族血统带来的那一丝机警感使然,他总觉得,这故事的后半段,有些端倪…


…他又想到虹女叙事中总会忍不住向她手中的那个被叫做奇宇的绿光团看,随后又会像是触及了什么禁区一般地赶紧收回目光。她那神情,明显是在害怕什么——当然,他大可认为这便是过去所留下的「痕迹」所造成的后遗症。毕竟这种「痕迹」所带来的心理负担,他自己可不是没有体会过…


但是…火光又莫名地感到…虹女并不只是在惧怕面对过往和它遗留下的「痕迹」。她那眼神中,似乎还有那种像是生物本能的对于天敌的恐惧…


然而皱眉思索片刻,又并没有证据能够确定什么,他便只当自己是想多了——但相对地,他望向虹女的眼神中,又多了一份极难令人察觉的戒备。


至于XGE,这时候倒没有表现出因虹女曾进入过后室而感到惊奇的情绪。这位xvq人,当终于听完这由虹姐所编撰出来的故事之后,只是低低地叹了口气。他的脸上,是于这叙事中暗暗明白了什么后的怅然。


这后半段他才刚刚听闻的叙事简直漏洞百出…火光与惜羽可能并不知道,可他这个整天都在不停翻阅Celoet文档的xvq人,可是比谁都清楚:Celoet文档上涉及红宝石的资料中,无一不是在强调红宝石的安保措施之强。但虹女这里的描述却故意一般地模糊不清。如果是与奇宇对打后立马被放入后室,那么她们当时定然是在红宝石的某个站点内部的。可是,即使虹的能量再强大,XGE也不敢想象,虹女那时是怎么闯过起码十几个比奇宇强悍几倍的能量守卫的;另外,虽然他们确实是在从异常中摄取能量,也有着像「导引者」一样的特殊职位。但是,「导引者」最显著的缺点便是,他们的能力会被大幅消减,以防止能量体干预「辅助者」在目标体内的生长。因此,奇宇如果是「导引者」,她绝不可能像虹女所说的那样漂浮于半空和另一个不弱的能量体交手的…



漏洞如渔网之眼一般,无限延伸开来。


XGE有些不敢相信。


…哈哈…我就知道你会亲口告诉我们的……你那临时决定进入后室的“特殊情况”。这就是为什么Celoet&ASB并没有完全向你开放普通员工权力的原因吧…


XGE脑中,又映出那篇被他烂熟于心的ASB004文档来。“需要稍加约束”的字样不断在那文字中间闪出,极其惹眼。


虹女的「计划」,从level1便开始实施。但她殊不知,其实XGE这个本该是最信任她的xvq人,也同样是在level1时,便已对她起了疑心…


XGE又想到叙事时,虹姐看那奇宇时的眼神,还有当她提及「导引者」时的动摇…他突然感到了一阵强烈的分割感。似乎这些时候的虹姐,与那个正背着自己和惜羽悄悄谋划着什么的ASB004,从来都不是一个人。


姐,你是在撒谎吗…?


当这句话从心中吐露到嘴上之时,却只是变成了另一股叹息。


这叹息与虹女手上的那团绿光,不谋而合。


“看来…我这恶人的形象,又会再多加在两个人的印象中了啊…”


奇宇于心中暗暗苦笑道…


但这又能如何呢,她,早已习惯了在虹女的嘴中,被迫扮演一个「恶人」了…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4)

© 常行阿0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