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行cxow的小号
没什么,就一臭写文的,同人圈最底层牛马
偶尔会练练我那没救了的手绘

backrooms49(第一部分完结!)

然而,虹女此刻内心的疑惑,远要比三人更甚。


对她来说,从开始到现在,最让她侧目的,无疑便是那绿光之中所掺杂的一丝白光了—


——错不了。这感觉只能是来自当年那个真正背叛过自己,将自己抛入后室的家伙。


但是…奇宇体内为什么会有她在??难道她其实也早已知道了自己会和她重遇而故意附在惜羽身上等自己的吗???难道大家其实早都看穿了自己这虚伪的说辞,而只是将她一人蒙在鼓里???…


…不…不。冷静下来。奇宇不可能认识她,那抹从始至终隐匿于奇宇身中的银光…这些大概都只是巧合罢了……


…但是,这抹银光,又是何时附于奇宇体内——尤其是在她本人似乎并不知情的情况下的呢…?


奇宇出现在后室里,且状态虚弱,这很好解读——多半是在奇宇「无用」之后,被红宝石丢入了后室以作处理的吧…就像真实的回忆中,被奇宇「复仇」过后的自己一样…这可能也是为什么明明红宝石也能掌握进入后室的方法,却并未在后室中建立据点的原因吧…他们大概只是把后室当做「垃圾桶」罢了。


虹女逼迫自己渐渐地稳定了下来。


…当然,上述的这些话语,都仅是在虹女的脑中一闪便逝的,她终究是没把它们吐露出来。但,如今这种情况下,这般做可并不是出于她的自私了……虹女这么想着,还时不时地撇着掌中的光团——


那绿中之银又再度闪现。


不知是否出于她错觉的缘故,虹女觉得,这银光,比刚刚又要再亮上几分了……



“呃…”


旧储物间的静谧,终由惜羽和伊那仍在不断闪烁着的xvq徽章打断。


“…所以…”


再次开口真的很难。惜羽只感到自己的嘴巴像是被无形的寂静死死箍住,难以发言。


然而前半问已脱了口,本还若有所思的火光,XGE,虹女和奇宇(也许还包括那抹银光)都将目光转向了他这个打破了僵局的人。眼神之中,各有思绪。


收回说出的话倒是不可能的了。惜羽只好紧逼着自己,问出了那个从level1开始便憋在心中了的问题:


“-所以…你,你是怎么离开后室的…?”



这一回,倒没人感到尴尬。


相反地,这其余的四人,甚至有些想要感谢这一主动打破寂静的人。尤其是虹女…还有那仍然有点不信邪的XGE。


只不过在这件事上,他们的情感同样各自有所不同罢了…



当然,XGE与火光对此的第一感觉,自然是好奇了。以他们所知,在meg的记录之中,还从未有人离开过后室。但这也只是“有记录的”部分而已,在一段长到不可认知的时间里,来自各个宇宙的切入者数不胜数,meg的影响范围再大,也并不可能将所有后室中的流浪者列入数据库中。因此,在某些目前还并未探索完毕的层级中,一些神秘的角落,加上一些偶然的机遇,出现几个切出的例外也不是不可能。


因此,如果虹女就是那“例外”中的一位,那么说不定,他们还真能了解到比meg还超前的关于后室的惊人消息。


至此,所有目光又齐刷刷地重新指向了虹女——甚至连那绿光也对此隐隐地闪烁了几下。到现在,搞不好除了虹女本人,还真没人知道切出后室的方法。


发现主角的位置又回到了自己身上,虹女愣了一愣。但待微转念,她淡淡地轻笑了下——这次才是真正的,发自肺腑的笑容——并悄悄地向惜羽眨了眨眼以表感激…不过看惜羽那灰白色发帘下不安的小表情,他大概并没怎么接受到感谢…


上一次离开后室…吗


虹女眼瞳微眯。真让她突然回忆起来,她倒是有点生疏了…不过,那时的狂喜之感,她估计一辈子也不会忘…就像她永远也忘不掉自己与奇宇,还有「しろほたる」之间的繁琐故事一样。


“…想知道我怎样离开后室的?哈哈……其实,老实说来,直到现在我都并不确定我真的曾经离开过这里…”


虹女自如地重新开始讲述新的故事。若不看那光团之中的银光仍然在隐晦地闪烁,只关注讲述者本人以及这些倾听者们的神态,则无人能够得知这些人刚刚经历了一场思维上无声的博弈。正如那淡淡殷虹一般,仅存在于雨后短暂的蓝天之中。当它消逝之后,无人记得它曾存在过。


好似它从未来过。


“说真的,那整个过程,就像梦一般。我没法确切地明白或得知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我只记得,在那之前,我在一个城市中——但当然并非普通的城市…定然是这后室中的某个层级了。那时应该是早些时候,以我所见,meg还未成立,也就不存在什么层级之类的概念。”


“那里有许多的玻璃…不,不如说,那里的大多数建筑,都是由玻璃组成的。那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就那么在这由玻璃构成的城市中独自漫步,看着近处,远处,以及更远处的耀眼的高楼厦宇——玻璃森林。我突然感到十分孤单。”


“…当然了,在后室里,有这种感觉是非常正常的…但这次,它没有减弱的势头。只是愈发沉重地,无声地压着我的心。我渐渐地感到那些玻璃森林的耀眼,它们所反射的光芒好似要将我包裹…我只觉身心俱疲。我的心中此刻只想着要离开这里,想着过去,想着曾经熟悉的那些朋友们……”


惜羽抖了抖。从他那灰瞳之中,似乎也映出了他自己曾经在level1流浪的经历…


火光听见关于这个层级的描述,龙瞳微眯。似乎想起了什么。


“之后的时间内,我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XGE三人皆皱了皱眉。


“…但当我再次睁开眼睛,并且能够看清眼前的事物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卧室的床上。”


“…就…这样?”


惜羽有些难以置信地问道。


“对,就这样。”


虹女肯定地回复道。


“回归现实之后不久,我便加入了Celoet&ASB。成为了xvq的一名特殊成员…对吧,格?”


XGE皱着眉头,默默地点了点头。


惜羽胸口处的那枚xvq徽章突然放慢了闪烁速度。


“这样吗…?”


火光转动着龙瞳,似乎有些疑惑地自言自语道。

“怎么了?”


“不…只是她所说的那个层级…我好像知道。”


XGE和虹女都顿住了。前者又望向惜羽。然而只得到了一脸迷茫的答复,他便独自思忖了起来。



XGE和虹女似乎都有话想说。但是在他们能够开口之前,都被火光赶忙打断了:


“…嘿,各位,干什么这么压抑?既然你们都已道清了自己的来意,我想,你们大概也并非什么可疑的人。那么,我们不是该先好好地修整一番吗?大家是不是都快忘了自己的来意?”


XGE三人一愣,旋即便有些尴尬地对视了几眼——不说虚话,他们在这些思维碰撞之中,还真的快把本来的想法忘光了。他们可只是来这儿寻求一个落脚点的,而不是来这儿互翻家底的啊…


见三人皆面露尴尬,火光也是有些好笑。


“…如果是关于以前的什么旧事往恨,至少也先等到调整完毕了再一点点清算吧…而且,就现在的情况,你们大概也并不能拿这个叛徒怎么样,不是吗?”


虹女顿了一瞬。是啊,像奇宇这种强能实体,若一旦死亡,其释放出的能量是非常大的…会不会毁坏基地不说,这种能量外扩也肯定会不可避免地招来一堆以虹女的能力也没法搞定的实体群。


更何况…她也下不去手。


“所以…各位还是先把过往云烟放在一边,好吗…?”


火光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眼瞳细细地扫过三人。


见三人都迟疑地表示肯定,他才微微舒了一口气。



当火光带他们离开这间发生了许多的蒙尘储物室时,XGE是最后一个离开的。


他刚想跟上脚步离开,却感到腿边有什么东西在发烫。


XGE呆了片刻,随后又突然反应了过来,伸手掏出了自己之前顺手放在口袋中的那枚用于与虹女通讯的白色鹅卵石。顿时只觉被闪地睁不开眼。


这枚鹅卵石,此刻正散发着如同太阳般的虹色光芒。强烈的光线,点亮了整个昏暗的储物间。



【part1 ends here】


【未完待续】

终于啊,这个系列的第一部分终于迎来了尾声。

老实说我本来还想着要再多写几章,在惜羽,奇宇和虹女还有しろほたる身上多着些笔墨交代,不过看这篇幅,我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于是干脆紧凑了点,而将剩下的许多疑问都抛到第二部分解决了。

没想到隔了这样久,才结束了第一部分。常行最近再次动笔倒是有点生疏了,虽说49章至55章的大部分其实都是先前已写好的,不过在最终发布前都是要重新翻检一遍的。因而后来想想,还是删了许多部分的,也不知道这样是否能达到最佳效果,常某只能说是在这一方面尽力了吧。

再一次地,常行在这里感谢诸位尽管在拖更期间仍然关注此文的读者们,你们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

谢谢各位,祝一切好运。

评论
热度(4)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常行阿0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