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行cxow的小号
没什么,就一臭写文的,同人圈最底层牛马
偶尔会练练我那没救了的手绘

51秘密协定


XGE再醒来时,惜羽还坐在他的床上。一动也没动。他背着光,阴影中看不出究竟是怎样的神情。


XGE恍了一瞬,不过又随即甩甩头让自己清醒过来,直起身来就要下床。


“…呃…那个,格?”


“-怎么了?”


然而这节骨眼上,一边该是许久未有出声的惜羽却突然叫住了他。XGE有些恍然地回头看着惜羽。他现在能够看得清楚,伊脸上的表情…这是…难堪吗…?


“…”


“…啊…不,没事,先不用管我…”


于是他便一脸莫名地看这惜羽犹犹豫豫般的又背过了身去,嘴里又在念叨着些什么XGE听不清的话语。


“呃。”


“要不你还是再休息会儿吧…”


XGE有些担心惜羽这飘忽不定的精神状态,他讨厌这种明显有什么事被隐埋起来的感觉……但当下,他有着更重要的东西需要尽快去了解。


上篇提到过,读者知道,在XGE一行人先前将要离开基地二层时,那个他们本来要去认识的基地成员之一:叶豹却突然跑出来主动与他们众人相认,并且还神秘地单独告诉XGE有要事相告…最重要的是,XGE还发现了他竟然身着仅tyenlwx人员才拥有着的极具象征意义的服饰。


并且…那个角度,只可能是对方故意让他看见的。


自发现了这点后,他的思绪便不断地闪回到之前在level2的高热区域被虹女压制的那三具同样穿着tyenlwx服饰的悲尸上。以及火光所述的,他被tyenlwx从level11一路追逐至level2的事迹。这些见闻似乎都在将现状导向一个最令人畏怖的情况:


tyenlwx在不断接近自己,还有这里的所有人。有目的性地。


但这当然只是XGE头脑一慌便理所应当般地带出的一系列推测,但凡冷静了一些后再想想,都会觉得这很是不可能的。不因别的,像tyenlwx这种性质的组织,这里除了虹女便只有XGE最清楚即使在后室中人手不足,如果出现了什么他们看中的家伙,他们肯定是会尽可能地去得到的…像火光之前被追捕的经历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但是,在那之后,似乎这种做事风格就有所改变了…?


没错。若根据先前的推据,惜羽被神秘人救出,也是在火光被追捕后才发生的…根据他的说法,tyenlwx似乎是有能力跨越层级移动的…但是这一点,在惜羽身上却没有体现出来。伊在level1待了那一段时间,似乎一个tyenlwx人或与其有关的东西都没见过。一般来说…这很不应该。


这样看,可能性就变得更为飘渺了…也许在火光被追到惜羽出逃之间,tyenlwx内部可能发生了什么变故…?



…XGE只觉得头又要炸了。他离开了居室,左手因头晕而在前扶额,右手则在后带上了门。


然而刚出房间,迎面就撞过来一道娇小的青影。


“-惜羽姐——唔…怎么是你…”


XGE差点给这道过于活泼的身影撞倒,手臂抵住了门框才稳住了身体。本来因思考而还很涣散的目光逐渐在面前这位青影的身上聚焦。这位喊着惜羽姐姐的孩子,正是先前刚入基地时,给惜羽造成了一定尴尬的那位束莲。


不过这时候,发现出门者并非令她惦记的惜羽,而是另外一个看着有点呆的青年的伊,小脸上不见了初次见面时的热情,而只剩郁闷与不满。


不如说…还有点…空洞?


“…怎么这样,真扫人兴…”伊极小声地嘟囔了一句。


“-束儿!我不是说了别去打扰人家吗?还不快回来——”


奥塔德的声音从另外一边的一侧房间中传出来,然而这次这不安分的妮子却没有无视他的话,而是应声转身走开了……不过,XGE似乎听见那黯淡的青色发丝下隐隐传出了些充满怨念的碎碎念:


“怎么这样…都这么久了,一定是故意躲着……我不会放弃的…”


然后这孩子便是伴随着一声狠狠甩上门的巨响,将自己关在了屋子里。


奥塔德的声音似乎还在里面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但这次的声音太小,都被一边仍然在忙着摆弄游戏机的网迷两人的声线盖住了。火光从另一侧的一扇门后打着哈欠出来了,一面走着,一面还向他招着手。


但XGE身上却有一层挥之不去的细汗冒了出来。刚刚束莲那妮子…那种莫名出现的对于某种东西的渴求,那怨气……即使这渴求的对象不是他,XGE也还是有点不知为何而惧怕。


连忙应付着火光的问候,但XGE的心却并不在火光面前…他在不断回想束莲的事情。


…啊,他好像大概知道为什么惜羽会摆出一副难堪样了…


百合好可怕。



“…喂?还在吗?”


“—嘿,嘿?XGE!”


“-啊?哦……我还在,抱歉走了会神…”


面对这XGE明眼说反话,火光并没有掩盖他那没好气的眼神。


“…刚刚你像成了块木头一样…”


“啊啊…没事,只是刚一起来,脑袋里就一堆事情,有点乱而已。”


两人这时却都不动声色地朝着束莲刚刚进入的那扇门撇了一眼。这回,眼神中的意味却是难得地并无异处了。


关于这点,还是火光先故作叹息状开的口:


“…我知道,你多半有在想关于那孩子和惜羽的事情,对吧?”


“算吧…如果你这么说的话,我确实有点发愁——替惜羽…老实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替人发愁,但那个孩子在涉及惜羽时的表现,总让我…呃,感觉古怪?”


XGE见话题由此展开,便只得勉强费力地大概描述了下自己刚刚的感受。这话也并非完全应付,因为他确实觉得,那孩子的表现(除开百合要素!)有点奇怪。


“…该怎么说呢…这估计得算是正常的反应吧。”


然而XGE着实没想到火光居然还若有所思地听着他的话,微微点头,好似早已有所预料一般。火光看了眼一边沙发上仍旧打着游戏的网迷二人,有些迟疑地压低声音继续说:


“…关于这点…呃,我也不敢确定。”龙瞳微眯,闪烁着不确定性与猜忌。“嗯,而且根据我的感知来看,这束莲没可能还是一个……”


“…什么?”XGE从火光那眼中读到了这其中很可能超出自己想象的隐情,当下也是有些好奇。


“…唉,还是不了,这个结论本身也只是我自己胡乱得出的罢了,我也从来没告诉过这地方的任何人。这事还是先放放,等有机会了我再告诉你…比起这个,我猜你现在该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吧?”


然而火光到底还是摇了摇头,自嘲般地跳过这个说了一半的结论。弄得XGE又是一头雾水。不管怎么说,这事多少要牵扯到惜羽的…精神状态了,他认为也该关注点了。


不过,龙血族人没说错,他现在是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但和火光这样地聊了一会后,XGE有些东西需要先顺便问问对方。


“-你是在问我,对那女人的话的看法?”


这诡计多端的龙血族人这么久来估计是头一回遇见并非自己意料中的事。


“好吧,我还没太明白…你在问我一个根本不知道你们那Celoet&ASB的后室人是否清楚一个xvq人故事的真假?”


“也不完全是。”


这回倒轮到XGE迟疑是否要直接告诉对方虹女的谎言了。


“-不过,你不知道Celoet,可你总该对C层级很熟悉吧?”


“当然了…怎么,难道你想问那个—”


“我记得你说过你‘好像知道’那个虹女切出的层级,对吧?”


瞳孔微扩。火光似乎有些释然。


“原来是这个…不过,你怎么就知道她当时一定就在C层级呢?”


“若不是的话,想必知道一些信息的惜羽是不会压抑着不说的。”


火光抚着下巴作沉思状。


“想知道那个她切出去的层级?这种事,我也只能说个大概,怎么可能真的能那么准确…再说如果她上次离开后室的时间足够久远,甚至那个原来的层级早就在人为活动中被毁了也说不定…光龙血族那些家伙们,霍霍层级的本事可是有一手的…”


“…我知道。”


到这里,XGE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看着对方那认真思考着的神情,他也打算拿出些实际点的东西来了——虽然从本质上来说,这个他将要拿出来的东西,其实也不过是种像火光话中一样的「猜测」性质罢了。


“…事实上,我也有点奇怪她之前说的那些话,不光是否关于后室的那部分——你也知道,你并非Celoet&ASB的人,不知道内部的事情,对吧?”


“对。”


“那么,这里不太方便。借一步说话?”


火光挑了挑一边的眉毛。又微撇了眼沙发上的网迷二人。他凑近XGE,压低声调道:


“-能容我一问吗?这件事是不是你的那个「要去做的更重要的事情」?”


“…不是。但它也很重要。”


“好…接下来无论你再告诉我什么,我保证都不会再在离开level2前干涉你们——尤其是那个虹女任何事情。但同样地,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有些家伙还没有离开。在我离开他们或他们离开我之前,我也要保证我自己的安全,我想你应该明白的吧?”


“当然明白。我也一样。”


“…那就好了,接下来进屋说话吧。”见XGE同意,火光立马放下了自己那副阴沉的面孔,拉开了自己身后的一扇房门。那人畜无害的样子,仿佛刚刚的那些头脑风暴的对话没有发生过一般。


XGE自然不知道火光内心的真实想法。但他倒是有些胆寒——并非因为火光这如脸谱一般的变脸,而是出于几秒前对方的一句话。


「有些家伙还没有离开…」


…是还没离开。想必是从他被从level0.1追来时该就已停留在这儿了。


真不愧是龙血族的感应啊。


XGE跟着火光进了房间。


果然,自己的想法或许是没有错的。tyenlwx,确实在逼近他们。



【未完待续】


评论(2)
热度(6)

© 常行CHANIMEX5+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