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行cxow的小号
没什么,就一臭写文的,同人圈最底层牛马
偶尔会练练我那没救了的手绘

backrooms52


“…有趣。”


这是火光听完XGE对虹女话中谬论的告知后的第一句话。而后便再没什么了。XGE对这种反应也并不是没有预料到,毕竟,他们刚刚才互相保证过不会干扰到对方的任何事啊。


“我也觉得她说话有点怪…不过,就最近的几天来看,祝你好运吧。”


火光龙瞳暗含深意地看着XGE,拍了拍他的肩,便离开了房间。


“…”


“也祝你好运。”XGE一人待在房内,后知后觉般地自言自语道。随后也离开了房间。



画面突变,现在我们的视角暂时从XGE身上移开了,转而到了一个体型娇小的少女身上。这少女有着淡青的发色,正独抱着双腿坐在床上——没错,即使这里的灯光也并没有比先前的房间亮多少,但我们仍然能从这熟悉的发色,及其身上所笼罩着的那层还未褪去的因某人而起的怨气得知,这正自闭着的少女,正是之前冲突过XGE,又莫名受吸引于同性的孩子,束莲。


此刻,虽然我们并不能从那阴影中看清她的脸庞,但这微微颤动着的小身体和时不时传出的抽噎声也能体现出伊这时的心情来。一种无形的压抑在这小房间之中四处侵蚀着,似是要将束莲和她的一切都否定,并且很快地抛出这个表面安定的“幸存者”基地——


“…呵呵…总是这样呢…”


-伊突然使劲地甩了甩小脑袋,直到那压抑仿佛褪去了些许才终于抬起了头。然而,现在看那小脸上,却并不见什么眼泪,甚至一条未干的泪痕都没有。随着她自嘲似地自言自语,我们不禁要疑惑:莫非这妮子又在搞些古怪事,先前故意假咽了片刻?


…但这孩子现在的语气和神态,似乎与那平日里活泼的小姑娘,完全不是一个人。那眼神中流露而出的几分沧桑和伤痛,根本不该是一个小女孩该有的。


“我还是这样呢…明明想表现得更像普通人…却仍然克制不住…”


“…怎么可能呢…都觉得我像是个傻孩子…但这种事情,被大家都看在眼里,我怎么会不在意啊!”


“我也好想面对姐姐的时候只是兴奋,激动…而不会有其他的异样情感啊…”


“果然,无论我做什么都没有用…什么也改变不了…还不如就这样任它去呢…”


束莲继续自嘲着…这话语之中,似乎并不仅是对她那百合心的讥讽以及某种无力。其中还有更多,是出于对另外一种未知身份的痛斥…


“我这种「造物」…果然不该奢求太多啊。”


她似落魄似自解地说着,坐在床上将双腿抱得更紧了。无意间将那长裙下皎白的脚踝露出在微弱的灯光下。平时活蹦乱跳的伊,这处部位该是很难被注意到的;然而此时,我们却能十分清楚地看见,那对脚踝处,并不是正常的脚踝骨;而分明是一个木偶般的部位接口!


再回头仔细看其他裸露的地方,也不难发现,手指,手腕,手肘处,其实也皆有着一样的活动接口——只不过,比那作为脚踝的接口,要浅不少,只留下一个淡淡的如勒痕般的一圈印记…


“人偶无心…难以为人…可笑。”


束莲的眼神忽然间变了,那份无力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仅针对于自己和关于自己的一切的不甘。由于这时我们还几乎只是刚刚见到她,所以并不了解——但事实上,伊的这种状况:一人跑到房间里性情大变地自诉,是时常会发生的。



视角又回到XGE。他暂别了火光之后,便直奔二楼去寻那位神秘的叶豹了。


一上楼,就见这豹子哥正倚在上次见面的门边,冲XGE招着手。


“哟,来了?我没想到你还真挺准时的。”


“…直接告诉我吧,你和tyenlwx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让我知道你和那个势力有联系?你应该已经看到了那枚xvq徽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的吧?”


XGE一上来便直奔主题。这次,他打算在这个话题上速战速决。


“啊,没看出来你还真是很直接的吗…行吧,那我也就不多客套了。我就是tyenlwx的人——但你可先别急,只是以前而已。至于为什么我后来会离开那个地方…嘛,这就是我为什么要找你的原因了。”


“找我…?怎么,又是什么样的故事?快点来吧…”


这些天接触到的信息量过大,XGE对于这种情形,实在有些不感冒…好吧,如果什么人也天天被迫与一堆奇怪的谜团作思想斗争的话,估计也会跟他差不多的。


“喂喂,怎么这么冷淡啊?我还以为你会继续追问的…”


叶豹表现得有些尴尬。他那金色瞳孔不安地转着。


“…呃,好吧,看来你确实也挺累的了…各种方面的…啊,那算了吧,我也不太想绕圈子。大家都直接点吧…首先,你能再告诉我,你们的那个惜羽身上发生了什么吗?”


XGE奇怪地盯着他的脸看,好像对方刚刚说了什么不可理喻的话一样。


“你不是tyenlwx的人吗?你不知道?”


“老实说,真不知道。虽然的确,之前好像是听说过有个项目跑出去了…”


“-这不是?”


“…但终究只是大概知道,我还想了解更多——更多细节。明白吗?”


XGE无语。


“不明白。你要细节干什么?”


“哎呀,没有什么…总之,快点先告诉我一点,算求过你了,好先生?”


XGE只觉莫名其妙。然而…这家伙,就算告诉了他,想来也不会翻起多大的浪的吧?他脑中又闪过自己先前对tyenlwx情况的分析。事实上,他也很想知道这机构的一些消息…


“…害…行了,我说…不过,你听完之后,作为交换,也要告诉我一些tyenlwx的事情。”


“没问题。”


XGE看他比了个OK,仍有些狐疑地又开始娓娓道来…



“…然后他就来到了level1—”


“停。我明白了。”


XGE于是被叫停。又一脸莫名地看着叶豹。


“…明白啥了…?”


“-我明白那时候逼迫我离开tyenlwx的家伙可能是谁了…”


看那豹子哥一脸的若有所思,XGE又只落得个满头问号的份了。


“不…等等,你说你是被逼迫离开tyenlwx的?”


“正是。逼迫我的那个人,和你说的那个黑衣女人描述很像啊…”


“哪会有那么巧的事情,只是为了隐瞒身份,披层衣服,哪个女人不是这个样?”


XGE不以为然。


“…是啊,但这是我到现在知道的和那个人最像的描述了,也算是唯一可能的线索了…”


叶豹眯起眼睛。细细地思索起来。


“嘛,其实那时真要说的话,我离开tyenlwx也不全是因为那个不知道是什么人的家伙的骚扰——更多是因为tyenlwx里头一起工作的人很多都莫名地一起离职了,身边的人越来越少,我就想,在那儿留着也是混日子,迟早有一天要被meg或者其他的什么家伙肃清的…于是便也走了。”


XGE听见他这样说,瞳孔微缩。


“…等等,你说很多人离职?都是主动的吗?”


“大多数都是。”


“你走的时候大概是什么时候?”


“…大概么…呃,四五个月前吧。”


…火光是半年前…没错。时间正好对得上。


XGE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他的猜想没错。在火光和惜羽出逃之间,tyenlwx确实发生了一些事情,使得势力大减。


…但那会是什么事呢?


“…关于这个,你还知道什么吗?”


叶豹略微有些惊异。


“嚯,你现在倒是支棱起来了?但可惜啊,我只知道这点儿…老实说,我在那儿的地位也不算高,顶多也就是个打工人吧…真有什么大事我也无权知道…”


叶豹摊开手,冲XGE耸了耸肩。


“那…好吧,谢谢告诉我这些。”


“另外啊…除了这件事,我估计还得专门告诉你一件事…”


这豹子哥突然又摆出那副神神秘秘的样子了。


“…什么啊?”


XGE有点不耐烦了。


“还是关于惜羽的,想必,那种样子一定少不了要被我们这儿那个叫束莲的妮子骚扰的吧?”


“哦…是的啊…唉,别提,我还在因为那孩子发愁呢…”


XGE又被触及了自己的头疼事。不由得叹了口气。


然而却没想到,这叶豹反而有些叹惋起来了。


“那姑娘么…唉,说来也是真矛盾。不管怎样,「人」都是这样自相矛盾的吧。”


“她怎么了?”


注意到对方特意在“人”字上加重了音,XGE敏锐地追问道。


“她啊…她本来也是tyenlwx的一个实验项目——但是失败了。本来失败品都是要集中销毁的,但也是她幸运,在她被销毁之前,tyenlwx就不知道为什么开始有很多人离职了…想必那时候内部是一团糟的吧,也没人有空处理这个失败品了。我先前无意间在杂物间注意到了这个孩子,后来觉得挺可怜的,就一起带走了。”


“…什-什么?!


“很惊讶吗?没错,我一开始也看不出来…但这一点毋庸置疑:”


叶豹似乎沉浸在自己那同情的回忆中了,基本上没注意到XGE的讶异——


束莲那妮子…是个人偶。”



【未完待续】

我还没死!

我还在更!

评论
热度(4)

© 常行CHANIMEX5+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