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行cxow的小号
没什么,就一臭写文的,同人圈最底层牛马
偶尔会练练我那没救了的手绘

backrooms43

至少记忆中的自己,那时候还没有那么「懦弱」。


虹女如是自语。


事实是,甚至本人都记不起,那时是否真的有肯定地怀疑过这道自称为“虹”的脑中能量体的所言。那些关于「红宝石」这一隐秘组织的介绍;对那些“不得不暂时隐瞒的”个人秘密;那些都明确指向自己唯一真诚相待者的信息的一丝丝怀疑………


…都没有。接收完虹的所有信息后,她大概只是简单地呆滞了一刻,而后便木偶般地点了点头吧。这就是她在面对自我事实后的反应了。


错觉吗?虹女似乎觉得,得知真相后的自己,她的躯体与灵魂,反而更加僵硬了…


这眼前之物,究竟孰对孰错?有个声音问她,也不知那是不是虹。


她不想知道。


事到如...

backrooms42

“…‘后室’…?”


“不…看来现在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虹似是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又像是在刻意提醒虹女一般,暂时引开了话题。


“现在这种情况,或许,我更应该先向你介绍下前者——我刚说过,‘红宝石’的主要研究范围,是‘物质能量转化’,并且,这里的‘物质’,还是特指于‘非正常事物’范围之内的…”


“…关于什么‘异常’,你大概也并不会多么抵触了吧…毕竟,你可是早就遇见了那只被叫做奇宇的毒蝎…”


听见虹提起这个被自己遗忘了好一会的人,虹女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说回来,她是不是刚刚才自己自说自话地出门了…?


一般来说,当这家伙不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尽管嘴上绝不愿承认......

backrooms41

...


...若让她平心而论,虹女自认是从未真正了解过一个人的——或者说,只是她自以为了解了什么人罢了,在遇见奇宇之前。


很难说,当她突然察觉到对方的离去后,对这位自己唯一真诚相待过的朋友,会是怎样的感受。虹女甚至还未明白,自己的第一次得到,第一次失去,第一次领悟......似乎,都是凝聚在了那小小的一只蝎子身上...


但无论题外话怎样,这回忆终归还是要回到正题上来的。


当时的事实,虹女记得最为清楚:


在奇宇走后,她却是仍然如做梦一般沉浸在对方临走前那句话所带来的含义之中。直到,来自脑海深处的那种曾不断控制过她的声音再次出现,以那种像是在感叹什么一般地语气轻轻唤醒...

backrooms40

...

在那之后的每一天夜晚,睡着的她总能梦见一道与自己想象之中相差无几的炫丽虹影。并且这似乎随着时间而越变越清晰了。

于此处,虹女只是感到放松——这种突然出现的、关于彩虹的梦似乎总是能够让她维持着自己最为阳光的一面——而事实上,这副最为阳光的样子,在那之前的十几年里,她甚至都没向自己展示过。

沐浴在那虹光下,虹女感觉到阳光照耀着的温暖、浪漫,还有被自己忽视了许久的:那种微笑对待一切的从容坦然。

不知怎的,她开始尝试与身边的人多加交流。平时根本不会理睬笑话、性子冷淡的她,之后竟也是学会时不时和别人打趣了。她让身边的人有些刮目相看。后来了解了虹女过去的大家都在私下讨论她究竟是...

backrooms39

...

怔怔地望着那团于虹女手心挣扎着的绿光,惜羽与火光都是能够从这两人的怪异举动中隐隐猜到,这被称为是‘小毒蝎’-又或是‘奇宇’的光团,大概是和Celoet有点关系。

不过正因为如此,才使旁人更觉得离奇了。若按照XGE这种碰见熟人的节奏,那后室里,怕不是到处都有他Celoet的人...

惜羽衣领边的那枚许久未动的徽章这时却是在频频地闪烁,就像其剧烈跳动的心脏一般。

“呦,别怕羞,小姐,我们可正好要把你介绍给这两位呢,好让他们也认识认识你,是吧?

眉目间透露着毫不掩饰的戏谑,见这小毒蝎又想要钻空逃脱,便坏笑着捏紧了它,毫不在意它那突兀地口吐人言,听上去还像是在求饶:

“-请......

backrooms38

...

这两人见火光终于松口,也是松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多一个人就是多一份力;虽然他们已有着虹女这种近乎是变态的底牌,但有了对后室同样有些认识的火光的加入,倒也会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想到虹姐,XGE与惜羽皆是不约而同地望向了身边那貌似还是有点懵懂的伊,再度互相对视的目光中多少有点无奈,然而前者也并未再次尝试推醒她,毕竟他可知道,这家伙不为人知的东西可实在是太多了。万一她陷入这种状态,是因为又在捣鼓某些没人知道的玩意的缘故,那若是反复打断她,也只会落得对方那疯狂的嘴炮输出了。

想起这大姐的唠叨攻势,XGE也是只得耸耸肩,示意惜羽不要打搅她了。

“啊...对了,按你所述,这地方也许并...

fnaf1993-04补档

Night2

Start

这会是我给你的最后机会

你到底可以活到什么时候呢?

一段回忆,这是你的经历,不是我的,所以看好了

这是你在这里的第二晚

11:40,你来到了披萨店门前

11:40,你准备上床睡觉

11:50,你走进了办公室

11:50,你很快进入了梦乡

11:55,你尝试着让自己放轻松

11:55,门外人早已等候多时

12:00

游戏开始

“哈啊┄┄今天起的好早”

“呦,今天启动的这么早,是不是成心想独吞他?”

“是啊,我估计也只有你会做出那种事”Bonnie没好气地还嘴

“啧,你要是还记得,之前将他引到这里的功名又不光是你一个人的...”

“行行......

SCP-IV

...

【本文遵循CC-BY-SA 3.0协议】

“...我?”

那423见Gech一上来竟就甩给它一个这么直接的问题,似乎是有些被问住了,因此好半天也没再作出其他回应。

“...额。”

久而久之,这毫无反应的举动却是反而让得Gech有点手足无措了。

毕竟想想也是,但凡她问些与那文档挨着边的问题,别人回答起来也能自然一些,再将话题引到如何逃离之上也不迟...然而,她刚在这孤独之地碰见新人,也许是因为太过激动或其他,总之却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将气氛闹僵,看起来...自己这交际水平,即使是被关了几年之后也并未取得什么长进啊...

Gech心中实在有些欲哭无泪。她直到现在还能回忆起在被基金...

backrooms37

...

“-怎么,莫非你们与那‘Celoet’有些关系?”

见三人这般激烈的反应,火光也是笑着猜测道。

“...关系可大了...”

XGE与虹女又是几乎不约而同地在心里嘀咕了一声。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也的确是该让这个半龙血族人了解一些关于他们的事情了。

“那么好了,无论如何,现在你们已经听完我的事迹了,在这之后,又能否告诉我,你们的过往呢?”

火光龙瞳在三人间不住地转动,隐隐之中倒是透露出了那份完全未加掩饰的对这形色各不同的三人的好奇。想来这三个家伙能够因为某种原因汇合在一起,又能够仅靠三人之力通过level2这实体横行的走廊,之中肯定也是不用说地会有着许多有趣的小故事,并且这故事的...

36

...

静谧又堆满杂物的脏乱房间之中,三人皆将视线死死地盯在这半龙血族人身上,等待着从他嘴里能撬出一些重要的信息。

火光听闻虹女这问句后,倒也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反应——然而其余三人都能清楚地看见他那微微抽动的嘴角。深吸了一口气后,他淡淡地道:

“...这就是为什么当年我决定要跟着父亲的原因啊...那些家伙们,在这方面可比人类狠多了呢...”

言语间,那忧伤便又无可抑制地涌现。同时这语言之后的浓厚情感让人不由自主觉得,发生在这火光身上的背景故事可不太简单。并且,如果要说起来,那一定会是另一个惜羽了。

“...你的父亲是人类,母亲是龙血族?”

惜羽心头有些揪紧地问道。

“...我真的很......

© 常行阿0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