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行cxow的小号
没什么,就一臭写文的,同人圈最底层牛马
偶尔会练练我那没救了的手绘

backrooms49(第一部分完结!)

然而,虹女此刻内心的疑惑,远要比三人更甚。


对她来说,从开始到现在,最让她侧目的,无疑便是那绿光之中所掺杂的一丝白光了—


——错不了。这感觉只能是来自当年那个真正背叛过自己,将自己抛入后室的家伙。


但是…奇宇体内为什么会有她在??难道她其实也早已知道了自己会和她重遇而故意附在惜羽身上等自己的吗???难道大家其实早都看穿了自己这虚伪的说辞,而只是将她一人蒙在鼓里???…


…不…不。冷静下来。奇宇不可能认识她,那抹从始至终隐匿于奇宇身中的银光…这些大概都只是巧合罢了……


…但是,这抹银光,又是何时附于奇宇体内——尤其是在她本人似乎并不知情的情况下的呢…?


奇宇出...

backrooms48


虹女从来没有感到如此释然。


她觉得她能够做到,并且,她现在做到了——哪怕这整个过程实际上比她所预计的要难上几十倍。


但是…这般近乎是完全告别后的释然感,却仍然有着些许不真实感。


她转向手中的绿光。那光团的绿色之中,又时不时会隐隐地透出一丝丝如雪般皎白的银色。即使只是闪过一瞬,可这仍然让得虹女那释然感不断减少。似乎当它每一闪过,自己所述的故事便会随之无情地虚假一分般。


不…不只是现在。这种掺杂流动于绿色遮掩之下的白光,从这故事刚刚开始被讲述之时,便一直在虹女眼皮底下微微闪烁。若没有虹女这般超常的感知力,甚至火光都无法发现奇宇体内的端倪。


虹女从那银光之中,......

backrooms47


“红宝石…tyenlw…Celoet,还有…虹。”


“就是这样的啊…都是这样的啊……”


注视着掌中瑟瑟发抖的绿光的虹女,嘴中似乎在念念有词着些什么…那种着了魔般的模样,若不是伊将面部藏在阴影中,则一定会让得其余的三人在担忧的同时,有些不寒而栗…


没错…就是这样。活在别人的屋檐之下,谁不是一样的呢…谁不想要摆脱呢??


而虹女,时至如今,还并未「摆脱」自己。这正困着奇宇的,缠绕在手臂间的虹色能量便是最直接的证明。


再说什么红宝石、tyenlw之类的事物,都已只是题外话。因为,就像XGE所想的一般,现在的主角,不是什么邪恶神秘机构,而是她们!


所以,她会......

backrooms46


叙事行进到这里,XGE的描述也是变得愈发地模糊与不定了。


从以往在Celoet里闲聊时,一提及这段与奇宇最后对峙的经历,虹姐便支支吾吾恍过的反应来看。这一定是一段比较「禁忌」的个人历史吧,XGE这样想。而或许所有与虹姐有所交集的Celoet人都是这般不约而同地认为着,因此才没什么人来好奇地追问。即使并未有着虹女这种不堪的过去,但他们都明白,有些「故事」,并不能随意地提起…


所以,XGE也并不想直接示意虹姐接着说下去。因为他总会想起,虹姐那似乎总是让人觉得可靠无比的脸上,因这些过往而添上了一抹不该属于她的哀求的模样。


这可不是应该出现在虹姐这种过分开朗者身上的情况。他......

backrooms45(10w字纪念!)


这般折腾了半天之后,让我们再次回归到虹女的故事之中吧。


循着先前虹早设下的能量标记,虹女一路于半空中飞速地掠过了一排排熟悉的,或嘈杂或安定的街区。


她现在再鸟瞰着这些,撇过曾经那些与自己有过交集的朋友们的家时——哪怕它们仅在她的眼中也许只出现了半秒,但虹女也仍是被重新勾起了些回忆:深掘脑海,她发觉自己能够清晰地记得每一张脸,每一个人的具体住址。以前这样,如今,也是这样。


处于空中,有些出神地见着那些友善的脸,随着这地面的熟悉街道而一个又一个地向后飞去。恍然若失之中,虹女突然有些突发奇想地想着,会不会,即使她留在这里,那些朋友们,也会像她此刻这般地一个一个地因各种各样......

番外三-自设常星世界部分大地区名称(对应编号)

如果你不知道,此文的主角们在切入后室前,原来所在的“现实世界”并不是我们这个地球,而是一个被叫做“常星”的异星球


与地球一样,常星上也有许多个不同的地区,以下为部分主要地区,外加与其有关的ASB&Celoet项目编号:


静音城(ASB005)

ASB053

洛巴(血)(ASB060)

乌洛尔(血)(ASB067)

古德(血)(ASB071)

蓝城(ASB072)

里斯(血)(ASB077)

辐海(ASB141)

雪城(ASB200)

坚土(ASB220)

芦苇岬角(ASB223)

山檐(ASB250)

云雾山(ASB261)

高叶林(ASB267)......

backrooms44

一切都已齐全。接下来,就如虹所说的一般。


她该向那个陌生的“红宝石”算算账了。


这种事情。也许在它到临之前,会着实令人迫不可耐—又或是因自己将要亲手终结某样东西而感到兴奋,和一丝丝徘徊着的迷茫。


可当它真正临近自己时,却又会觉得像是若有所失一般——先前的迷茫占了上风。就好像自己在临走前,一定会有什么东西遗忘在熟悉的地方,等着自己去重新拾起一样。


可她?事已至此,她这家伙还有什么值得临走前留念的吗?


承载着她几乎所有回忆的奇宇已离她而去,而她现在正要追上去将她揪住,把那些因对方的背叛而与虹一并消散了的回忆抢回来。


她不想向任何人道别…而这时候,她也许也确实并没......

backrooms43

至少记忆中的自己,那时候还没有那么「懦弱」。


虹女如是自语。


事实是,甚至本人都记不起,那时是否真的有肯定地怀疑过这道自称为“虹”的脑中能量体的所言。那些关于「红宝石」这一隐秘组织的介绍;对那些“不得不暂时隐瞒的”个人秘密;那些都明确指向自己唯一真诚相待者的信息的一丝丝怀疑………


…都没有。接收完虹的所有信息后,她大概只是简单地呆滞了一刻,而后便木偶般地点了点头吧。这就是她在面对自我事实后的反应了。


错觉吗?虹女似乎觉得,得知真相后的自己,她的躯体与灵魂,反而更加僵硬了…


这眼前之物,究竟孰对孰错?有个声音问她,也不知那是不是虹。


她不想知道。


事到如...

backrooms42

“…‘后室’…?”


“不…看来现在并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虹似是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又像是在刻意提醒虹女一般,暂时引开了话题。


“现在这种情况,或许,我更应该先向你介绍下前者——我刚说过,‘红宝石’的主要研究范围,是‘物质能量转化’,并且,这里的‘物质’,还是特指于‘非正常事物’范围之内的…”


“…关于什么‘异常’,你大概也并不会多么抵触了吧…毕竟,你可是早就遇见了那只被叫做奇宇的毒蝎…”


听见虹提起这个被自己遗忘了好一会的人,虹女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说回来,她是不是刚刚才自己自说自话地出门了…?


一般来说,当这家伙不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尽管嘴上绝不愿承认......

backrooms41

...


...若让她平心而论,虹女自认是从未真正了解过一个人的——或者说,只是她自以为了解了什么人罢了,在遇见奇宇之前。


很难说,当她突然察觉到对方的离去后,对这位自己唯一真诚相待过的朋友,会是怎样的感受。虹女甚至还未明白,自己的第一次得到,第一次失去,第一次领悟......似乎,都是凝聚在了那小小的一只蝎子身上...


但无论题外话怎样,这回忆终归还是要回到正题上来的。


当时的事实,虹女记得最为清楚:


在奇宇走后,她却是仍然如做梦一般沉浸在对方临走前那句话所带来的含义之中。直到,来自脑海深处的那种曾不断控制过她的声音再次出现,以那种像是在感叹什么一般地语气轻轻唤醒...

© 常行阿02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