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行cxow的小号
没什么,就一臭写文的,同人圈最底层牛马
偶尔会练练我那没救了的手绘

fnaf1993-03补档

雨停了y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o

在某一扇窗前,一个男人正趴在一张桌子上,看起来像是睡着了m

在他旁边,放着一张泛黄的报纸a

报纸上写着:x

失踪人口JackMalten男BonnieSmilesInc创始人之一

该人员最后发现于Bon'sBurgers本地餐馆附近,BonnieSmiles公司表示对该失踪事件并不知情,且公司不会对该事件负任何责任,目前具体情况正在调查中

在另一张看上去更新一些的报纸上还写着:

征求员工

盛大再开业!!!

古典的披萨餐厅,以全新的姿态重新开张!

快过来成为新的FreddyFazbear'sPizza成员!

有什么问题会发生呢?

一星期$100.50

如要应聘请致电:

1-888-FAZ-FAZBEAR

这条内容被一行潦草的字迹掩盖了:

自1987后无效

这下面,还有一条看上去更像是新闻的报道:

(前面的大部分内容被人用笔涂抹掉了)...经调查,该地区离奇失踪的家庭数量仍然在不断上升,我们正在全力调查其原因,如有对事件知情者请速报...

“叮叮叮...”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打断了男人的睡眠,他一边揉着眼睛,一边起身抱怨道:

“真是的...搞什么鬼,这已经多少次了...有完没完了?”

每天这个时候,电话都会准时响起,奇怪的是,当他接起电话时,听到的只是刺耳的杂音,他尝试去向那一方提出问题,但是没有回应

男人暴躁地拿起了听筒,他认为这次电话内容仍然会是噪音

但是,出人意料地,并不是,电话那头传来了男声:

“你是Max吗?”s

“我是...等等,你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u

“这些都不用管,你只要知道,有些“东西”要来找你,它们马上就来找你,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已经提醒过你了”p

“等等,什么?”r

“不用担心,会有人来救你的”i

“你在说什么...”s

还没等男人反应过来,电话已经被挂断了e

“???”

现在,只剩下满头问号的他重新坐回到他自己的座位上

“真是的...这一天天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在男人看来,生活已经糟的不能再糟了,自那场大火以来,他本来可以拥有的财产全部化为灰烬,所有那些梦想全部都变成了幻想,漫无边际的幻想

现在,他只能依靠着一份工资很低的工作来维持生计

可能是因为没有把刚刚的事放在心上的缘故,男人倚在椅背上,很快又睡着了

这时,藏在窗外灌木丛里的一人一偶:

“天哪...那家伙一直这样吗?”

“他哪样?”

“不是,他对事情一直都这么不上心吗?”

“别说,要是光从他在披萨店的表现...我还觉得他是一个做事负责的人呢...”

“...当然,仅限工作期间...”在一阵蜜汁尴尬后,puppet补了一句

“...毕竟,你处身设地地想想,如果你是一个从没接触过任何像什么“闹鬼披萨店”“闹鬼汉堡店”之类的这种所谓“灵异事件”的焦躁青年,然后在某一天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说什么“你正处于危险中”的中二发言,估计你也只会把这些耳旁风...”

“等等,我记得Max好像是在披萨店工作过?”

“可那毕竟是之前,那时候Max在披萨店上日班,我还只是个傀儡,纯纯粹粹的傀儡,儿童的玩具,那时也没有什么闹鬼的玩偶”

“天哪...我真不敢相信我们竟然要在...hmmmm...十分钟之后.“救走”他...”

“不然呢?Max是被陷害的,你也肯定不希望又一个无辜的人死在那些玩偶手上”

“...”

“啊...我想我们得要抓紧时间了"Charles望着对面,刺眼的红光透过树叶和玻璃照在他的脸上

它们来了

是啊,在某些时候,或许你真的应该反思一下自己

但不是现在

紧握着消防斧,隐藏在阴影中

靠近...靠近点...再靠近点...

直到┄┄

再见

利斧向着他们的头上,身体,四肢砍去

每当斧子落到机械玩偶的表面,尖叫,便伴随着电火花喷涌而出

这是一种混杂着各种杂音,深深仇恨的声音,当然,只有一瞬间

仇恨,不甘,害怕,在一瞬间内全部释放出来

只有短短的几秒钟,你的面前只剩下一堆机械部件

一个

两个

三个

四个

五个

就像这一切的开始

而这也确实是一个新故事的开始

被释放的或许不止仇恨和零件..

...或许?

你意识到了什么,转身往秘密房间跑去

在你身后,被仇恨包裹的“他们”,站起了身

五个

你冲入了这个将会成为你葬身之地的秘密房间,并锁上了门,尝试着抵抗那些孩子们

但是,他们的力量比你想象的大了许多,你马上明白过来,光靠这生锈的铁门和你一个人的力量是无法抵抗他们的

你随即转头,想要找到什么来隐藏自己

很快,你找到了

一具黄金邦尼皮套

你飞快地抓起皮套,并将皮套穿在自己身上

...

几乎是在同时,铁门被撞出一条缝隙

...

缝隙越来越大

...

终于,随着一声巨响,铁门被完全撞开了,这样,秘密房间里的景象就一览无余

但是,现在他们看到的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金色的玩偶

看着他们愤怒的眼神逐渐变得空虚,你的内心无比欣喜,这意味着你用这具皮套成功骗过了这些孩子

“嘀嗒”

但是,这种想法很快被一阵钻心的疼痛掩盖住了

一阵,又一阵疼痛,这些东西随着孩子们的诅咒,一起围绕着你,使你痛不欲生

“不......”

地上马上被大量殷红的鲜血覆盖了

只不过这次是你自己的鲜血

“下雨了...”

到最后,你自食恶果,终究变成了自己所作所为的受害人

也只是短短的几秒,也许有几分钟,你变成了金色皮套内的一具尸体

而那些孩子,随着仇恨变成了他们生前的样子:

freddyp

Bonnieu

Chicap

Foxyp

GoldenFreddye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孩子。

第六个灵魂

我叫Max

是一个灵异侦探

...

“啊?!”

惊醒

你发现自己正处于一间装修简陋的...杂物间内

“说真的,我们刚刚发现他的时候确实有亿点惊讶”

被这声音一激,你回头试图找到声音来源,同时也看见了“他”

“这......”

你看见了一具被血染红的玩偶皮套,透过皮套眼睛还可以看见内部的尸体┄┄

“惊喜吗?”

躲在杂物后的Charles出现在你的面前,就像是一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

“哟,Max,这么久没见,还是老样子啊”

“嗯...对不起,我们认识吗?”

“不错,看来你确实受了“他”的影响...好吧,现在回想自己在披萨店工作的时候,任何时候都行,我知道这事情过去太久了”

“不,我仍然能回想起来,这是刚刚发生的事...就在昨天...”

...m

...a

...x

“不,对于我来说还不远,就像...刚刚发生的一样”

“是的,请继续”

“还有...下雨了”

“显而易见”

...e

...v

...e

“啊...我真讨厌...好吧,看来我们要换个地方谈话了,如果你不介意?经某人涉足的地方可不是什么好地方”

“...好”

就像是做梦一样,你来到了披萨店的后巷

这时,下起了雨

...r

...y

...w

这时,你看见了又一个熟悉的面孔

“puppet?”

这句话几乎是在你看见它的同时脱口而出的

puppet和Charles交换了一个眼神

“那么看起来你还记得那些事情”

“我...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h

...e

...r

“我不会忘记的”

“我同时不会忘记你是个好人”

...e

...W

...A!

“是啊,我知道你不会在意的”

你答应了

你最终还是答应了

你答应了一个陌生人的邀约

为什么?

你明知道自己没有任何损失

因为你早晚会死

我会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相信我,或是背弃他,只是你的决定

无权干涉

雨停了T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R

在某一扇窗后,一个陌生人男人正坐在桌前,整理着桌上乱七八糟的文件和同样乱如麻的思绪U

“神秘蒸发的尸体...闹鬼的披萨店...夏日谋杀案...神秘杀手...机器人失控...”S

一切都是那么杂乱,直到你看见了这条报纸上的广告:T

招聘:M

家庭式披萨店E

需要夜班保安

由午夜12时至早上6时

监控摄像头,保证设备与机械玩偶安全

FreddyFazbear公司对夜班期间所有种类的损伤/断肢均不负责

一星期120$

你像是垂死挣扎中看到希望的人,而这份工作或许就是你的希望

...或许?

这次,我需要自己去寻找答案

Welcome

letmeout

——————————-——---------------------------------------------

原稿发于2020年9月

看完再去看看我最近的整活,就会发现我的进步了。虽然抛开这些迷人的时间线非常让人头疼但我还是做到了,并且现在仍然在继续尝试做着。

评论(1)
热度(5)

© 常行阿02 | Powered by LOFTER